首页 > 国学常识 >【氤氲书香】《古香遗珍》—图说中国古代香文化(连载16)
【氤氲书香】《古香遗珍》—图说中国古代香文化(连载16)
2020-11-03 10:51:33
香  囊

        此画所描绘的故事亦与香囊有关。女乐工刘盼春与周恭相好,不料周父禁止儿子与其往来。而此时刘母又强迫盼春与一富商相识,被女儿拒绝后每日辱骂不止。周恭知道后哭着写信给盼春要其遵从母命,信中还附有一首词。盼春接信后,悲伤至极终殉情自缢而亡。焚烧尸体时,盼春遗体上所佩香囊犹存,且鲜艳洁净,香囊内还藏有周恭信中的那首词。明代朱有墩将此事编为《香囊怨》一剧。信中所附那首《长相思》词云:

        『阻佳期,盼佳期。欲寄鸾笺雁字稀。新词和泪题。

        怕分离,又分离。无限相思诉与谁。此情明月知。』


 
寄情香囊

        画面表现的是一个与龙涎香有关的故事。宋代有个书生去钱塘江涨桥附近一家青楼时,赋《玉珑璁》词一首,其中有『城南路,桥南树,玉钩帘卷横香雾』之句。后来书生做北方之旅,不想因战事所阻无法返乡。正当颠沛流离生死未卜之际,突然接到朋友的一封信和一袋龙涎香。急忙打开信,只见上面写着一首诗:『江涨桥边花发时,故人曾此著征衣。请君莫唱桥南曲,花已飘零人不归。』书生读到这里又引发诗意写了一封回信:『认得吴家心字香,玉窗春梦紫罗囊。余熏未歇人何许,洗破征衣更断肠。』虽然因元军入侵,南北交通阻隔,但珍贵的香品还是在朋友间传递着,真是不可须臾抛开的心理、生理的必需品。

        诗中提到的广州吴家心字香,在宋时最为抢手。据载:『有吴氏者,以香业于五羊城中,以龙涎著名。……人自叩之,彼不急于售也。』

        做此画时正值电视中介绍世界各地名胜趣闻,刚好播出一热带国家,有一老者到退潮的海滩上寻觅飘来的龙涎,旁白说他十年内仅找拾不到十块儿,可见龙涎的稀缺珍贵。


 
香  囊

        乐钧,江西人,清代嘉庆举人,所著《耳食录》卷三有《香囊妇》一节,说的是袁州有一个青年小伙长得貌美如潘郎,但社会经历过少,涉事未深。有一天走在街上,路过一间铺面房时,看到店内摆挂着不少绣罗香囊,幽香扑鼻,就向店内问了一声:『这香囊卖吗?』只见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子摇摆着走来答道:『我在此开店,能不是卖的吗?』青年男子问:『多少钱一只?』女子嫣然一笑:『我老公下乡卖货去啦,人不在家里,我不知道多少钱一只。你要是喜欢,送一只给你罢了。』随后,女子果然送了一只香囊给男青年。男青年的朋友们听到香囊的来历后,表示不相信,说:『你要是再从她那里要几只分给大家,我们才相信这事是真的。否则,就把你这个抢过来。』几天后,男青年又找到这家店想再要几只送人。不想女店主误以为男青年爱慕自己,便语言挑逗并发生了肢体上的接触,男青年大惊求去,女店主强行留之,青年见床头有一剑,便取下将女店主杀了。

        平日生活中,切不可随便接受不相识的异性礼物,尤其像香囊这种定情物品。


 
焚香抚琴

        话说春秋战国时期,楚国人俞伯牙任晋国上大夫之职,奉命出使楚国。归国途中适逢中秋之夜,便在船内焚香抚琴。不想琴弦突然断了一根,似乎暗示有人偷听。派人寻找,发现听琴者为一打柴樵夫,名叫钟子期。经过伯牙几番抚琴试探,最后知道子期从琴声中明了自己意在高山、志在流水的心境,遂把子期视为知音,结拜为生死之交。一年之后,伯牙因思念子期请假还乡,恰于中秋之夜乘船赶到与子期相遇之地。不想虽焚香抚琴却不见子期的身影,遂上岸打听其下落。正遇到子期的父亲,方知子期有才无寿,因病亡故了。在子期坟前,伯牙流着泪抚琴为祭,最后以『历尽天涯无足语,此曲终兮不复弹,三尺瑶琴为君死』为终曲。然后割断琴弦摔碎瑶琴,道:『摔碎瑶琴凤尾寒,子期不在对谁弹?春风满面皆朋友,欲觅知音难上难。』

        后来唐代大诗人孟浩然亦有诗云『欲取鸣琴弹,恨无知音赏』,即出典于此故事。

        此画仿元代王振鹏所画《伯牙鼓琴图》笔意。由于故事发生在春秋战国时期,专用香具种类尚少,有专家认为可能用铜炭炉以燃香草。


 
焚香抚琴

        《红楼梦》第八十六回《受私贿老官翻案牍寄闲情淑女解琴书》中,宝玉到潇湘馆探望黛玉,看见她正在读书,但自己却不认得一个字,甚是奇怪。经黛玉讲解,知是琴书,于是对琴谱及抚琴产生了兴趣,就想学琴,被黛玉好一番教导。黛玉道:『琴者,禁也。古人制下,原以治身,涵养性情,抑其淫荡,去其奢侈。若要抚琴,须……风清月朗,焚香静坐,心不外想,气血和平,才能与神合灵,与道合妙。』然后盥了手,焚上香,方才将身就在榻边,把琴放在案上,坐在第五徽的地方儿,对着自己的当心,两手方从容抬起……

        贾宝玉也曾写过燃香诗句,在《红楼梦》第二十三回《西厢记妙词通戏语

        牡丹亭艳曲警芳心》中所作《夏夜即事》有『窗明麝月开宫镜,室霭檀云品御香』之句。


 
黄圣苏整理。
版权声明:本文由《古香遗珍》主编,文物图书资深高级编辑,香文化专家范纬老师授权发布,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妥敬请持权属证明通知我们及时妥善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