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学常识 >【氤氲书香】《古香遗珍》—图说中国古代香文化(连载15)
【氤氲书香】《古香遗珍》—图说中国古代香文化(连载15)
2020-11-03 10:47:56
香  囊

        画中描绘宋代两位妇女正在展示各自所携香具,一较高下。一种是金属香毬,用铜、铁、金、银等材料制作,自然贵重。存世的有明代掐丝珐琅香毬和清代康熙年制的西番莲纹蓝地珐琅香毬及陕西出土的多件唐代贵金属香毬制品。

        在人们印象中,香囊似乎都是绣花的小布包而已,其实也有用珍贵材料制作的。例如与画面所示香囊相似的就有福建福州宋代黄升墓出土的银香囊,呈心形扁盒状,两面用银丝焊结花纹,全长七厘米。

        台湾故宫博物院还藏有清代白玉香囊,直径不足六厘米。外形呈扁圆,镂有精细菊花双雀纹;清代碧玉透花荷叶香囊,全长只有八厘米,外形呈瓜形,由瓜身、瓜叶、双柱纽及珊瑚珠四件合成,镂有精细荷花等植物纹,设计独到;清代镀金葫芦式香囊,全长只有九厘米,葫芦的下半部分为囊身,呈荷包形,葫芦上半部分为盖,形状犹如如意头,整体镂空纹饰并镀金,可谓华美高贵。北京昌平明代定陵也出土了两件金香囊,均呈桃形,两面镂刻双龙戏珠等纹饰,纹饰间有孔以发香气,囊身镶嵌红、蓝宝石及珍珠;又江西明代墓葬出土与北京定陵相类似的金香囊,却镂有飞凤纹饰。可见香毬与香囊并无高下之分,只是各人爱好不同。


 
香  囊 

        宋人秦观,进士出身,所作《满庭芳》云:『销魂,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谩赢得、青楼薄幸名存。此去何时见也,襟袖上,空惹啼痕。伤情处,高城望断,灯火已黄昏。』

        填此词时秦观已三十一岁,不幸再次名落孙山,还是一个白丁。自认才高八斗,却未遇伯乐,心情十分烦闷。前途未卜,又与相识的风尘女子辞别,真是雪上加霜,情绪低落到极点。不过,此词一经流布,人见人爱,到处有人传唱,甚至苏东坡读到后也拍案叫绝,称秦观:『山抹微云君』,[『山抹微云』为本词起首第一句]。

        与画面中相类似的香熏有湖南桂阳刘家岭宋代墓葬出土的陶熏。


 
香  囊

        明代著名小说家凌濛初所著《二刻拍案惊奇》一书中有这样一个故事:有个年轻人因到外地投亲不遇,身无分文又被连日大雪困在一家小客店内,饥饿难忍放声大哭。幸得一位喜欢济困的富裕庄主相助,不仅有了免费的饭食,还被邀请至其家中安置居住。没想到他却瞒着庄主与其女儿私定终身。直到庄主发现这个年轻人贴身穿着女儿的红花衣服,腰里系着女儿绣的一个交颈鸳鸯香囊时,才知道真相,后悔已晚,只好将女儿嫁给这个落魄青年。后来年轻人进京应举登第,原本美好的生活却随之终结。年轻人的一个叔叔是个高官,出于好意替他作主准备娶另一个高官的女儿为妻。此时,这个年轻人忘掉丈人一家的救命之恩,看不起低微的市井人家,认为还是娶名门旺族之女对自己发展会更有利。与高官之女结婚后,他还是把自己曾与庄户之女结过婚的事略说给新婚夫人听。并当着她的面,把那件红花内衣及香囊一把火烧了,以示与前情了断。夫人听过倒也大度,说:『此前之事我也不挂在心上,你现在富贵了,可以接来同住过日。』很快十几年光阴过去,年轻人升官,一家人到了新的职所,巧遇生活贫困且父亲病故的结发之妻,经夫人同意也搬来一起生活。几天后,年轻人夜晚走进前妻室内,但直至第二天太阳已高升多时仍不见出屋,夫人派人去叫,结果发现他早已死去,原住此屋的前妻踪迹全无。

        当然,故事是劝人从善的,不要坏了良心。不过仅从故事情节来看,是用了一个香囊做为线索前后穿插,借以描写一个负心人情变的过程。


 
香  囊

        古代香囊形式多样,想是古人们花费了不少脑筋设计。内蒙古黑城元代遗址出土一件以丝绢缝制的呈葫芦形的香囊,其下缀有蓝白两色丝绦编成的花穗,花穗长度相当于香囊高度的两倍,全长达二六·五厘米,可谓非比寻『长』。元曲《玉壶春》有句云:『我得了这沉香串、翠珠囊,你收取这玉螳螂、白罗扇。』

        福建福州南宋黄升墓也出土有一件彩绣鸳鸯纹香囊,用素罗、平纹纱缝制。正面绣鸳鸯一对,上下以莲花、荷叶相衬,沿口用双股褐色丝线编成花穗,穗长仅六·七厘米。

        唐代陆龟蒙所作《邺宫词》:『可知遗令非前事,却有馀熏在绣囊。』所以香囊也称『熏囊』。湖南长沙马王堆一号汉墓出土竹简中,便提到熏囊一词,考古人员据此也在墓中边厢里发现实物四件,最大一件长五十厘米,最小的一件也有三二·五厘米。


 
 
五彩绣香囊 

        《红楼梦》第七十三回《痴丫头误拾绣春囊懦小姐不问累金凤》讲到十四岁的粗使丫头在山石背后捉蟋蟀,无意间拾到一个五彩绣香囊,没想到因此闹出一场风波。在随后抄检大观园时,却从带头翻箱倒柜的王善保家的外孙女司棋箱子中翻出了一封信,是司棋的表弟所写,信中有『特寄香袋一个,略表我心,千万收好』的内容。看来香囊除熏香外,还是个情感交流的物件儿。元人张可久有『隔粉墙,付香囊』之句。所谓香囊,大多是用丝织品或布料等做成的小袋子,用以贮香料,随身佩带。

        新疆尉犁县营盘墓葬出土一件用细毛布制作的香囊,色彩丰富,为精心制作的日常用品。



 
黄圣苏整理。
版权声明:本文由《古香遗珍》主编,文物图书资深高级编辑,香文化专家范纬老师授权发布,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妥敬请持权属证明通知我们及时妥善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