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学常识 >【氤氲书香】《古香遗珍》—图说中国古代香文化(连载2)
【氤氲书香】《古香遗珍》—图说中国古代香文化(连载2)
2020-10-14 22:02:26
天  香
 
        丁谓,苏州人,宋代淳化年进士出身,官至首相,敕封晋国公。多才多艺,通音律,擅棋琴书画,知香道。因被贬官发往海南岛,而有机会研究海南所产多种香料,撰写了《天香传》一书。他流落岭南十五载,七十二岁时死于光州。据《新纂香谱》一书点评:『史称丁谓临终之前半月已不食,只是焚香端坐,默诵佛书,不断小口喝一点沉香煎汤,启手足之际嘱咐后事,神识不乱,正衣冠而悄然逝去。』

        丁谓『提出沉香气味﹁清远深长﹂的评价标准,是历史上对沉香有详细见解的第一人,……奠了海南岛黎母山所产沉香品为第一的地位,其后历朝论香者皆以海南沉香为正宗。《天香传》还开启了宋代以﹁香﹂为主的﹁点茶、焚香、挂画、插花﹂四般闲事的文人雅士趣味生活。』

 

口含鸡舌香
 
        在汉代,大约人们尚未习惯刷牙,因而口中不免产生异味,使他人不快。所以,人们想出一种补救的办法,就是像现在嚼口香糖一样把香料含在口中。《汉官仪》和《汉官典职》都记载了尚书郎向皇帝奏事时须口含鸡舌香的规定,称:『尚书郎怀香握兰,趋走丹墀。』《汉中仪》一书还记述了汉桓帝赐大臣鸡舌香的有趣故事。有个叫乃存的侍中,年纪很大,因消化系统较差,口臭很严重。皇帝照顾老臣的面子没有直说,只是赐给他一些口含的鸡舌香。不想乃存没有见过鸡舌香,含在嘴里辛辣刺痛,还以为自己犯了大错,皇帝给他毒药赐死。回家后,一边拿着这些鸡舌香准备倒进口中,一边向家人哭泣诀别。前来拜访的同僚询问后,发现是香品而非毒药,都大笑其无知,冒了傻气。

        唐诗中描写口含鸡舌香事的诗句有『鸡香含处隔青天』『远含鸡舌过新丰』,明代有诗句『春雪同含鸡舌香』。
 
 

龙涎香
 
        这是一则与龙涎香有关的有趣故事:宋徽宗赵佶有一天闲闷得很,想找点事散散心,于是传下旨意,要检查一下大内诸司情况,弄得大小官吏人心惶惶。赵佶倒也不辞辛苦,不是骑马就是乘轿,连走各司视察,数天后才告结束。当他决定将奉辰库并入内藏库时,发现有一种物品数量众多,外形也不怎么好看,因为是前朝存下的旧物,加上管理混乱,谁也搞不清是哪来的、叫什么、有什么用途。因为要移库腾地儿,所以决定将其分赐众官吏算了。没想到有人用如豆子大小的一小块,放在香炉上焚烧时,室内马上『作异花气,芳郁满座,终日略不歇』。有人禀告赵佶,他才明白这是龙涎香,宝贵物件怎舍得给人?立马传旨,原来分赐给众大臣的现在无论剩余多少全部返还,锁入禁中,还将此珍贵香料定名『古龙涎香』。于是官僚们争先到市面上寻觅,引起炒作龙涎香热,以至一饼竟值五百缗。
 
 
分  香
 
        曹操在我们中国是妇孺皆知的古代名人。据《太平御览》一书中所引用《魏武令》的内容,可以了解到在『天下初定』之际,他出于大兴节俭之风的考虑,曾经颁布了『禁家内不得香熏』『以香藏衣着亦不得』的法令。但随着社会的进步,讲究生活环境及个人卫生的要求提到日程上来,地位不断提高的曹操也开始习惯日常的用香。与此同时,香事也涉入了军事、政治活动范围之内。据《魏武帝集·与诸葛亮书》中记载,曹操曾把香品作为礼物赠与诸葛亮:『今奉鸡舌香五斤,以表微意。』曹操临终作《遗令》吩咐后事时,还提到把目前剩余的香料分送给几位夫人,此举被后人称之为『分香』。罗贯中所著《三国演义》中,第七十八回《治风疾神医身死传遗命奸雄数终》也提到『操令近侍取平日所藏名香,分赐诸侍妾,且嘱曰:「吾死之后,汝等须勤习女工,多造丝履,卖之可以得钱自给。」』

 
皇室斗香
 
        以斗香、品香为内容的香会,作为上流社会的一种社交活动,古已有之。

        据记载,亡国之君李后主的父亲,即五代十国时期南唐皇帝李璟,非常喜欢香事,经常在宫中大摆香宴。保大七年[一九四九年]的一天,李璟又召集大臣宗室中懂香之人到宫内参加品香集会。有人统计这一次使用的包括中外出产的香料、合香以及煎饮、佩带等所用各色香品共九十二种。在父亲的熏陶之下,李煜也对香事颇有研究。光是他开发的『帐中香法』就有五种之多,他还写下不少有关香事的诗词,如『红日已高三丈透,金炉次第添香兽』『炉香闲袅凤凰儿』。

        画中上部所绘于偏殿中稳坐之人就是李璟。李璟的形象根据五代南唐《重屏会棋图》而绘,有据可查,由于是高雅闲适的娱乐活动,所穿为休闲装而非正式朝服。
画面居中人物所捧香炉为唐代邢窑白釉三足炉。


 
黄圣苏整理。
版权声明:本文由《古香遗珍》主编,文物图书资深高级编辑,香文化专家范纬老师授权发布,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妥敬请持权属证明通知我们及时妥善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