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学常识 >【氤氲书香】《中华礼乐文化传承论文集》连载35:葛志亮韩
【氤氲书香】《中华礼乐文化传承论文集》连载35:葛志亮韩
2020-10-05 09:27:09
校园礼射教育价值初探
葛志亮韩冰雪①
 
        礼射是礼为核心,射为基础的传统射箭活动。它是君子六艺之一②,也是儒家推崇的修身之道:“射者,仁之道也;③”同时还是先秦选拔人才的方法:“射中则得为诸侯;④”《礼记·仲尼燕居》中提到礼射对民众的教化功能:“乡、射之礼,所以仁乡党也;⑤”《礼记·王制》载:“耆老皆朝于庠,元日,习射上功,习乡上齿。⑥”描述了通过举行射礼,使民众明礼崇德,爱国爱乡。古代的圣贤十分重视礼射,将其视为重要的教育内容,《礼记·射义》提到:“若立德行者,莫若射,故圣王务焉。⑦”反应出礼射在立德树人方面的教育价值。教育的根本任务是“立德树人”,当下应以礼射为抓手,充分发掘其教育价值,使其围绕立德树人这一目标服务于校园教育。
①江苏建筑职业技术学院。
②杨天宇:《周礼译注》,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年,第200页。
③杨天宇:《礼记译注》,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年,第839页。
④杨天宇:《礼记译注》,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年,第837页。
⑤杨天宇:《礼记译注》,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年,第663页。
⑥杨天宇:《礼记译注》,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年,第156页。
⑦杨天宇:《礼记译注》,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年,第834页。
 
一、礼射与教育的渊源
 
        先秦时期的学校也是习射场所。《孟子·滕文公》中提到:
 
                设为庠序学校以教之:庠者,养也;校者,教也;序者,射也。
 
        庠和序都是先秦时期的学校。从《礼记·王制》中“耆老皆朝于庠”和《周礼·地官》中“春秋以礼会民,而射于州序”可以看出庠和序不仅是传道授业之地,也是教化民众,举行群众活动的场所。关于序的形制,《尔雅·释宫》解释为“东西墙谓之序”。《说文》解释说“序,东西墙也”。《孟子》云:“序者,射也。”可知序是东西墙学射之处。《礼记·燕礼》云:“春合诸学,秋合诸射。”郑注解释说:“学,大学也;射,射宫也。”周代大学称辟雍,又称泽宫。《礼记·射义》中载“天子将祭,必先习射于泽”。由此可见庠、序、辟雍均为习射之地。陈梦家先生更是进一步指出:“庠、序、塾、堂是陆上习射的地方,而水上习射的地方是辟雍。①”
①陈梦家:《射与郊》,载《清华学报》,1941年第十三卷第1期,第115-162页。
 
        礼射是先秦学校中的重要科目之一。《周礼·保氏》记载:
 
                养国子以道。乃教之六艺,一曰五礼,二曰六乐,三曰五射,四曰五驭,五曰六书,六曰九数。
 

        而《墨子·尚贤》的记载更是体现了对善射人才的重视:
 
                善射御之士者,必将富之、贵之、敬之、誉之。
 
        从当时学校科目设置可以看出,其人才培养是以服务国家所需为目标。善射之人,居则以是习礼乐,出则以是从战伐①。和平时期以射教民,战争时期以射卫邦。先贤们铸剑为犁,饰之礼乐,将兵器转化为礼器,使其成为教化人的工具。礼射便是其中最为典型的案例,同时也是中国人和平思想的有力印证。
 
        礼射在中国传统教育中一直扮演着重要角色。其文武兼习,内外皆修的特质,吸引了儒家的注意,成为儒家学子必习之技,由此奠定了士人习射的基础。朱熹在《〈大学章句〉序》中写到:
 
                人生八岁,则自王公以下,至庶人之子弟,皆入小学,而教之以洒扫、应对、进退之节,礼、乐、射、              御、书、数之文。
 
        小孩子到了八岁,不管是王公子弟还是平民子弟,都要进入小学接受教育。礼与射都是必习之科目。明太祖朱元璋十分重视礼射,他要求各地于“儒学后射一射圃,教学生习射,朔望要试过。其有司官闲暇时,与学官一体习射。若是不肯用心,要罪过”②。
①周教孔:《重刻乡射约序》。
②赵克生:《国家礼制的地方回应:明代乡射礼的嬗变与兴废》,载《求是学刊》,2007年11月第34卷第6期,第144-149页。
 
        近代学者一直关注礼射教育价值,并从多角度对其进行探索和研究。近代以来,西学东渐,传统学术体系受到很大冲击,礼射也受到很大影响,但相关学者对其研究未曾中断。康有为提倡革新乡射礼来教化国民,以图自强;程其保在《射艺进步考》中从科技角度阐述了射的发展与演变;张唯中主张习射立志、强身、报国,并建议开设弓箭学;唐豪搜集大量资料,汇编成《清代射艺丛书》;陈梦家在《射与郊》中论述了先秦学校与射的关系,指出“庠”“序”“榭”都是习射之地。陈寅恪认为骑马射箭是我国自古以来的好传统;南怀瑾用小时候习射心得来解读谨慎与定力的哲学道理;徐开才、李淑兰提出礼射开展应遵循“射以观德、术道并重、内外兼修”原则,以培养健全之人格、强健之体魄为目的;李重申通过对敦煌壁画中体育活动的研究,指出礼射在宗教、军事、教育、娱乐方面均有不同程度的体现,是多领域交融的文化现象;彭林团队通过对《仪礼》的解读和相关文物的考据,从仪轨、器物、技法、服饰、宫室等方面对乡射礼进行实践性复原研究,以直观可视方式再现周代乡射礼;郭蓓、崔树林等学者致力于高校礼射推广,在赛事、培训和对外交流方面取得重大突破。
 
二、礼射的起源与文化表现
 
        弓箭制作行业将轩辕黄帝奉为祖师爷,相传是黄帝发明了弓箭①。《易·系辞》中记载:“黄帝、尧、舜弦木为弧,剡木为矢,弧矢之利,以威天下。”而《山海经·海内经》“少昊生般,般是始为弓矢”,提到弓箭发明者是黄帝之子少昊。《新唐书·宰相世系表》中记载弓箭的发明者是张姓始祖张挥,即少昊之子。这些文献显示,弓箭起源于黄帝时期,由黄帝家族发明。实际上弓箭的发明时间更早。1963年,山西朔县峙峪遗址出土了一枚长约2.8厘米的燧石石镞,经碳十四检测,该石镞距今28900年左右。从这枚石镞的加工精度上推算,我国境内使用弓箭的历史应该在30000年前。
①韩春鸣:《聚元号弓箭》,新华出版社,2008年,第29页。
 
        射箭活动在古代按照其功能可分为猎射、军射、礼射三大类。弓箭发明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是重要的生产工具。贺兰山岩画中有很多反映史前人类使用弓箭狩猎的场景。这种弓箭狩猎的射箭活动称为猎射,其服务于生产,目的为获取猎物,特征是主皮之射。《仪礼·乡射礼》中解释说“主皮者无侯,张兽皮而射之,主于获也。”距今5700年前的邳县大墩子遗址发现一具左腿中箭的男性遗骸①,当时这一地区的部落已将弓箭用于战争。服务于军事的射箭活动称为军射,目的是克敌御乱,特征是贯革之射。《左传》中“养由基蹲甲而射之,彻七札焉”,便是对贯革之射的描述。《礼记》中解释说:“礼射谓以礼乐射也。”礼射服务于教育,目的是立德树人,特征是射不主皮。《仪礼·乡射礼》提到“不主皮者,贵其容体比于礼,其节比于乐”。猎射、军射、礼射对应着生产、军事、教育。三者之间互相关联,彼此影响,共同推动社会综合发展。
 
        礼射文化在文字、经典、艺术、习俗、医学、政治、军事、教育等领域均有体现。《康熙字典》收录弓字旁字215个,矢字旁字95个。在甲骨、青铜器铭文中经常可以看到弓、矢、射等字。花东甲骨记录一位贵族子弟“子”学射的过程,其中7、37、467版上的卜辞是“子”按照礼及礼仪要求学射②。静簋记载了学宫司射静因教学突出,王对其进行赏赐③。
①《考古学报》1964年第二期。
②韩江苏:《从殷墟花东H3卜辞排谱看商代学射礼》,载《中国历史文物》,2009年第6期,第32-40页。
③袁俊杰:《两周射礼研究》,2013年,科学出版社,183-188页。
 
        十三经中几乎每本经典都有对射的论述。《诗经》中更是有描绘猎射、军射、礼射的诗歌,如《郑风·大叔于田》描绘贵族猎射场景,《小雅·车攻》有军射场景,《大雅·行苇》有礼射场景。《礼记》中《射义》《燕义》《投壶》,《仪礼》中《大射礼》《乡射礼》,《周礼》中《弓人》《矢人》等篇章从文化、技法、器物等方面对先秦时期礼射进行了综合记录。与射相关的成语典故、诗词歌赋更是枚不胜举。孔子、孟子、李白、杜甫、苏轼、陆游、王阳明等历史名人也是箭无虚发的神射手。
 
        礼射场景也常被古人用于艺术创作。藏于故宫博物院的“采桑宴乐水陆攻战纹铜壶”描绘的众多场景中有三个与射相关场景。分别是位于上段的礼射、中段的弋射(也属猎射)和下段的军射。音乐考古学家王子初认为,弦类乐器最初起源于弓。
 
在我们的很多生活习俗中也可以看到礼射的影子。《礼记·内则》提到的“生男设弧于门左”这一习俗,在今天山东多地仍可见到。《周礼》中提到“大丧,共明弓矢”,说明弓箭是当时的随葬器物之一。在今天的徐州和皖北萧县、砀山县仍保留弓箭随葬习俗①。
①韩冰雪、申可:《徐州地区弓箭随葬习俗略考》,载《江苏建筑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7年第3期,第65-70页。
 
        射箭是动静结合的运动,对呼吸调整和内心平静有着特殊的要求,有利于心肺锻炼。射箭需要很高的专注力,清华大学很早就将其纳入体疗课程中,它对抑郁症治疗有一定的积极作用。《黄帝内经》中常见用弓弩特性来描绘病症,也是利用其特性来辅助诊断治疗。
 
        “一张一弛,文武之道”是周文王、周武王的治国之道。借用弓的两个状态来阐述治国应张弛有度、宽严相济、恩威并施。
 
        弓乃百兵之首,远兵之王,冷兵器时代的重要武器。《易·系辞》提到“弧矢之利,以威天下,盖取诸睽”反映了弓矢之威力在军事中的重要性。
 
        先秦教育中,射为必习科目。《论语》载:“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中庸》云:“射也有似乎君子;失诸正鹄,反求诸其身。”儒家更是寓教于射,提倡以射立德修身、观德正己,思齐君子。
 
三、寓教于射
 
        礼射注重内外兼修,内修仁义道德,外练精气神形。故而《礼记·射义》开篇要求君子习射当“内志正,外体直”。对人内心的教育关乎其世界观、价值观的形成,自古以来都被施教者所重视。礼射中蕴含的“仁、德、礼、忠、孝”是中国人的基本道德观。
 
        仁是一种含义极广的道德范畴。孔子将“仁”作为最高的道德原则、道德标准、道德境界,并主张“克己复礼以为仁”。可以说“仁”是君子、世人应该践行的基本理念。礼射也主张以射达仁。《礼记·射义》“射者,仁之道也”,《孟子》更是以射喻仁:
 
                仁者如射,射者正己而后发。发而不中,不怨胜己者,反求诸己而已矣。
 
        此句点明欲达仁者应端正己身,更应反求诸己以正己,进而不断反省提升,达到仁之境界。
 
        射与德的联系十分紧密,“射以观德”出自《礼记·射义》“射者,所以观盛德也”。原为先秦时期通过举行射礼选拔德才兼备的人才,可以通过观察射手的言谈举止、行走坐立、习射动作、得失竞争等方面对其德行修养进行综合考评。《礼记·射义》更是明确了射与立德的关系:

                故事之尽礼乐,而可数为,以立德行者,莫若射,故圣王务焉。
 
        由此可见,习射也是修身修德的方法之一,同样能够达到教化人的目的。
 
        礼射的核心是礼,参加礼射活动时,射手要时刻注意自己的形体仪容是否合乎礼,《礼记·射义》中提到:“故射者,进退周还必中礼。”可以说,脱离了礼仪要求的射箭不能称之为礼射。其目的在于以射习礼,以礼修身。
 
        历史上很多善射名人对国家都是忠心耿耿,如飞将军李广、爱国诗人陆游、提倡知行合一的王守仁。孔子赞叹一位对国家无比忠诚的史官时说到:“直哉史鱼!邦有道,如矢;邦无道,如矢。”
 
        百善孝为先,孝为德之本。射与孝的关系在《吴越春秋》中有记载:
 
                弩生于弓,弓生于弹,弹起于古之孝子。……古者人民朴质。饥食鸟兽,渴饮雾露,死则裹以白茅,投于          中野。孝子不忍见父母为禽兽所食,故作弹以守之,绝鸟兽之害。
 
        上古时期丧葬极简,死者以茅草裹身,放置荒野之中,为禽兽所啃食。孝子不忍于此,发明弹弓来驱赶鸟兽,守护亲人遗体。这一点从吊唁的吊字也能看出,《说文》释曰“吊,问终也。古之葬者,厚衣之以薪。从人持弓,会驱禽”。
 
        正是礼射中蕴含的这些基本美德,才使得其在教育中一直备受重视。礼射的教化功能还表现在于国进贤、于民教化、于己修身上。先秦时期以射选贤,以贤治国。《礼记·射义》记载:
 
                是故古者天子以射选诸侯、卿、大夫、士。……射者何以射?何以听?循声而发,发而不失正鹄者,其唯          贤者乎!若夫不肖之人,则彼将安能以中。……天子将祭,必先习射于泽。泽者,所以择士也。
 
        国家通过举行射礼来选拔诸侯、卿、大夫、士。因为只有贤者才能在射礼中做到发而不失正鹄。天子举行祭祀时,也是通过举行射礼来选拔助祭之臣。
 
        士人通过习射来提升修养、品德、技艺,同时养成正确的竞争观。《中庸》提到:“射有似乎君子;失诸正鹄,反求诸其身。”习射之道如君子做人之道。射不中靶心,不要埋怨胜者,也不要找客观原因。应反过来审视自己,看看自己哪里做的不够。苏轼在《仁者如射说》中以亲身习射感悟来说明反求诸己的重要性:
 
        吾尝学射矣,始也心志于中,目存乎鹄,手往从之,十发而九失,其一中者,幸也。有善射者,教吾反求诸身。手持权衡,足蹈规矩,四肢百体,皆有法焉。一法不修,一病随之。病尽法全,则心不期中,目不存鹄,十发而十中矣!四肢百体,一不中节,差于此者,在毫厘之内,而失于彼者,在寻丈之外矣!
 
        这和曾子说的“吾日三省吾身”有着同样的要求。只有不断的反省、总结、改正,才能不断的提高、提升、达仁。孔子谈到射时说到:“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揖让而升,下而饮,其争也君子。”君子通常不与人争高下,如果说一定要有所争,也是在比射这件事上。这样的竞争是和谐完美的:彼此谦让,互相学习,胜者不骄,负者不馁。切磋射艺为了向对方学习,提升自我。这样的竞争观在当下都是极为可贵的。
 
        通过举办礼射活动,能对当地乡民产生积极的教化影响。《礼记·仲尼燕居》提到“乡、射之礼,所以仁乡党也。”《周礼·地官·州长》记载了举办礼射活动的时间和地点,“春、秋以礼会民,而射于州序。”《礼记·王制》中写道参加射乡之礼的人员,“耆老皆朝于庠,元日,习射上攻,习乡上齿。”为什么要举行礼射活动?郑玄解释:“会民而射,所以正其志。”在当地的学校举办乡射礼和乡饮酒礼,主要是要引导百姓习礼向善,使其志向正直,归于仁爱。当日会邀请年长者出席活动。举行射礼,选拔德才兼备的贤者居于主位,使其成为众人学习的榜样;举行乡饮酒礼,推选德高望重的长者居于主位,让众人聆听长者的教诲。以礼会民的活动处处体现着尊长敬贤,润物无声地对乡民进行了全面的道德礼仪教育。孔子曾在观乡人射时发出感慨:
 
                射之以礼乐也,何以射?何以听?修身而发,而不失正鹄者,其唯贤者乎?若夫不肖之人,则将安能以求          饮?
 
        于是有了后面的孔子率众弟子射于矍相之圃。
 
        孔子射于矍相之圃,盖观者如堵墙。射至于司马,使子路执弓矢,出延射曰:“贲军之将,亡国之大夫,与为人后者不入,其余皆入。”盖去者半,入者半。又使公罔之裘、序点扬觯而语。公罔之裘扬觯而语曰:“幼壮孝弟,耆耋好礼,不从流俗,修身以俟死者,不?在此位也。”盖去者半,处者半。序点又扬觯而语曰:“好学不倦,好礼不变,旄期称道不乱者,不?在此位也。”盖勤有存者。
 
        孔子与弟子研习射礼,对观礼者提出一系列的道德要求,用淘汰的方法教育礼仪欠缺的人。同时对乡民进行礼仪教育,并对坚守礼法的人进行鼓励。
 
四、礼射育人途径探索
 
         礼射育人应做到德育为先。党的十八大报告将“立德树人”确立为教育的根本任务,十九大报告进一步指出,要“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坚持立德树人,要做到德育为先。礼射的德育价值在先秦时期就被发现并加以肯定,儒家主张“以射立德、以射观德射”,这与当下教育根本任务不谋而合。通过对礼射育人路径的探索,将立德树人根本任务落在实处,实现以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的方式锻炼学生心智体能,提升学生素养品行,提高学生德育水平,引领学生全面发展的教育目的。
 
        礼射育人应深入挖掘其新时代的育人价值。十九大报告提出:“深入挖掘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蕴含的思想观念、人文精神、道德规范,结合时代要求继承创新,让中华文化展现出永久魅力和时代风采。”思想观念、人文精神、道德规范是传统文化育人的核心,结合时代要求继承创新是传统文化育人的关键。礼射文化中蕴含的忠诚爱国、正直贤明、尊长敬贤、明礼崇德等思想观念构成其育人核心理念;发而不中,反求诸己、射以观德、君子之争、仁者如射等人文精神是引领学生养成谦谦君子的指南;志正体直、发而不失正鹄、揖让而升、进退周还必中礼、侍射约矢、弋不射宿等道德要求是规范学生习惯,提升道德品行的标尺。
 
        礼射育人应统合德、智、体、美、劳五育。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教育大会上强调,要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通过建立“一二三四五”礼射育人模式,将礼射教育价值充分体现并传授给学生。“一二三四五”模式(一体两翼三学四会五融合)。其中“一”为礼射这一项目;“二”为核心的礼与基础的射;“三”是指学文化、学技法、学器物;“四”是指会礼仪、会射箭、会读经典、会做弓箭;“五”是指融合德育、智育、体育、美育、劳育。德育,以习射礼仪及礼射规范培养学生德行素养,引导学生从认知到行动,由行动提升认知,将德字大写在心中,做到内化于心,外化于行,切实提高认知,付诸行动;智育,以晨读、会读、考察调研等方式,对礼射相关经典文献、诗词歌赋、成语典故、文物遗址进行解读、阐释、考证,以此拓展学生知识面,锻炼学生科研能力,培养学生学术兴趣;体育,以礼射技法练习,结合体能训练要求,带动学生身体锻炼,促进学生之间交流,达到强健体魄,健全人格之功效;美育,以甲骨、青铜器、汉画像石、壁画、字画等艺术品中的礼射元素及纹饰,涵养学生美育;劳育,以《周礼·考工记·弓人》为基础,结合专业常识,发扬“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精神,探索传统制弓做箭工艺。培养学生劳动光荣情怀,提高学生动手能力,提升学生创造力。
 
五、校园礼射架构设想
 
        礼射进校园,确切来说应该是回归校园。首先要明确礼射育人目标,学校应有承担历史使命的责任感、坚定文化自信,通过礼射项目来传承优秀传统文化、践行文化走出去、培养新时代人才。
 
        礼射项目评估是校园礼射落地的前提。首先要结合学校特点对相关政策进行解读,获取领导支持,并规划硬件建设和师资建设。国内近百所落地礼射项目的学校有一个共同特点:领导认可、硬件建设和专任师资。如此可扎实落地,充分发挥育人功效。有些学校对礼射育人研究比较重视,通过成立相应教研组、申请相关课题、建设专用礼射场馆和博物馆、召开学术研讨会、举办交流活动、筹办礼射大赛等方式加大对礼射育人的研究与推广力度。清华大学、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江苏建筑职业技术学院等高校,在文化、技法、教学、器物、赛制、对外交流方面取得丰硕研究成果。这些学校已经成长为国内高校礼射研习推广的排头兵。大部分学校通常采取组建社团、代表队、课程的方式落地。从文化、器物、技法三个方面对其进行研习。由于各阶段教育的侧重点不同,礼射的落地架构也略有区别。校园礼射架构应结合各阶段教育特点,通过学、做、悟来实现小学阶段习惯养成、中学阶段价值观养成、大学阶段使命感养成,采用体教结合的方式,引领学生全面发展。
 
        小学阶段可以三年级为分档线。三年级以下侧重诵读,以诵读礼射经典、诗词,认识礼射名人和练习基本礼仪为主。对射箭不做硬性要求。三年级以上,学生身高和体能都能达到持弓练习的要求。通过经典诵读、礼仪学习、持弓训练对礼射的文化和技法进行研习。中学阶段的学生在文化和技法研习的基础上,增加器物制作内容。通过动手制作礼射器物,提升眼、脑、手的配合能力。大学阶段的礼射研习应由被动牵引式改为主动驱动式。文化方面,对礼射经典的研习由诵读升级至解读,以读书会形式对礼射经典进行要义解析、核心提取,培养独立思考能力、树立自己的学术认知和观点。技法研习方面,加强由术入道的引导,遵循“反求诸己、射以观德”思想。通过观察自己和同学习射过程中的表现,来帮助其认识自己的不足,并主动改正。器物研习方面,由简单制作升级至与相应学科有机结合。比如材料学相关专业可从材料的角度对弓矢性能进行研究,力学相关专业可以对弓的力学性能和箭的空气动力学进行针对性研究。做到专业研究与兴趣爱好有机结合,传统技艺与现代技术有机结合,传统文化与自然科学有机结合。整体来说,大学阶段礼射研习要求从以射反求诸己延伸到对自己德行、学习、生活方面的反省,使学生自发性做到“吾日三省吾身”,保障礼射研习过程中学生的人文素质、道德修养和身体素质均得到不同程度的提升,使礼射持续发挥新时代育人价值。
 
结语
 
        礼射的教育价值在先秦时期就被古人所认知、肯定、推崇。数千年来,它曾一度鼎盛,无人不知。曾随着儒家远播海外,影响四邻。也曾在内忧外患的近代被抛弃,濒临消亡。如今在国家全面复兴传统文化的大旗下,礼射焕发出新时代的活力,重新展现在世人面前。如何有机继承,结合当下,法古开今,科学创新,使礼射围绕“立德树人”根本任务,服务新时代教育,是当下亟需解决的问题。因此探寻校园礼射教育价值十分必要。文化、时代、社会、教育都对其有需要:
 
一、文化的需要。礼射是优秀传统文化,不继承则将消亡,不创新则无活力。优秀传统文化只有发挥其育人价值,才能持续存在并将长久存在下去;
 
二、时代的需需要。文化强国背景下,我们需要文质彬彬、勇武好礼、有所担当的新时代新人才。这些人才不仅要有过硬的专业知识,更要有健康的心智和高尚的品行。礼射人文内容丰富,在文字、经典、艺术、习俗、医学、政治、军事、教育中均有所体现。历史上涌现出很多善射的圣贤文人,通过礼射,建立起与历史名人沟通的桥梁,进而扩大到对先贤思想、高尚品行的学习和追求,以提高人才的综合素养;
 
三、社会的需要。礼射于国进贤、于民教化、于己修身的教育特点是当代社会所需的,它适用于不同阶段的教育,同时对个人、社会、国家都有着积极的作用和影响;
 
四、教育的需要。教育的根本任务是立德树人,礼射在立德树人方面有着其他项目不可替代的优势———融合德智体美劳五育,有助于提振学生精气神,引领学生全面发展。
探寻校园礼射教育价值应把握以下五个关键点:
 
一、发心纯正。礼射教育价值被越来越多的人肯定,随之而来的是快速发展,在这个阶段,能否以一颗“为往圣继绝学”的纯正之心去推广礼射显得尤为重要。在探寻的过程中,应不忘“以射育人,为国铸才”的初心。
 
二、内容正统。有机继承与科学创新是传统文化应用于新时代的难题,对礼射教育价值的探寻要植根于优秀传统文化之中,要确保其内容的纯正与正统,如此方可在落地过程中实现充分育人的价值。
 
三、礼为核心。钱穆先生讲过,中国文化之心是礼。礼射的核心亦如此,离开了礼,其育人功效和价值将不复存在。探寻过程中应牢牢把握礼为核心,射为基础这个要领,做到以礼立身、以射立德、以射健身。
 
四、全面发展。“人文+运动”是礼射的特质,其运动特质容易落地,文化特质需要投入大量精力才可落地。如果人文方面投入不足,容易导致运动特质竞争化,功利化,这就背离了“君子之争”的精神,会起到相反的教育效果。
 
五、举一反三。“发而不中,反求诸己”是礼射精神的体现,不仅体现在射上面,更要引申到学习、生活、做事上面。对礼射教育价值的应用做到举一反三,实现宽面覆盖,深度影响。
 
黄圣苏整理。
版权声明:本文由礼乐天下 (北京)文化创意产业有限公司 (礼乐书院)授权发布,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妥敬请持权属证明通知我们及时妥善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