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学常识 >【氤氲书香】《中华礼乐文化传承论文集》连载34:姚永辉
【氤氲书香】《中华礼乐文化传承论文集》连载34:姚永辉
2020-10-04 15:24:56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
课程化的研发与实践案例
姚永辉①
 
一、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课程化研发的背景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从国家倡导到提升至战略性国策,经历了近三十年的时间。早在1993年,国家就已颁布《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指明教育应弘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传统。21世纪初,又先后颁布《中小学开展弘扬和培育民族精神教育实施纲要》《国家“十一五”时期文化发展规划纲要》,明确传统文化教育的指导思想、原则、内容等。2012年,党的十八大报告指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是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落实立德树人的重要基础,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日益成为当今中国文化教育最为重要的方向之一。2014年教育部颁布《完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指导纲要》,首次全面详细地指出“完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的时代意义、指导思想、基本原则、主要内容、手段方法、师资建设、组织实施与制度保障等。2017年初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更是将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是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重大战略任务,强调“围绕立德树人根本任务,遵循学生认知规律和教育教学规律,按照一体化、分学段、有序推进的原则,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全方位融入”国民教育始终。由此可见,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以下简称为“传统文化教育”)已被提升至重要的教育国策,迈入制度化强力支持的新阶段。基于上述背景,从2014年至今,无论是体制内的学校,还是体制外的教育机构都在思考如何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方面做出成绩,并使之融入或打造自身的特色教育。
①杭州师范大学人文学院。
 
        在国家颁布的关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文件中,最重要的莫过于2014年教育部专门针对传统文化教育发布的指导纲要。教育部2014《纲要》体现出与以往国家倡导传统文化教育的文件完全不同的特征,准确把握和理解这些特征,对于更好地践行中小学优秀传统文化教育、研发传统文化教育课程具有指导性的意义。
 
第一、《纲要》首次全面详细地指出“完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的时代意义、指导思想、基本原则、主要内容、手段方法、师资建设、组织实施与制度保障等。早在20世纪90年代,《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就指出教育应弘扬中华民族优秀的文化传统。21世纪初,国家又先后颁布《中小学开展弘扬和培育民族精神教育实施纲要》《国家“十一五”时期文化发展规划纲要》,明确传统文化教育的指导思想、原则、内容等。但对于具体应如何实施,有哪些手段和方法,并没有详细述及,还停留于倡导与摸索阶段,2014年教育部《纲要》则首次对这些内容进行了“落地”式回答。
 
第二、建立于实际调研基础上的《纲要》,准确把握当前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开展过程中遇到的问题、难题。教育部社会科学司负责人介绍说,《纲要》颁布之前教育部成立文件起草组,就如何完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进行了深入调研,先后有100余位专家、教师、教育管理人员参与了文件研制或提出建议意见,经过将近一年时间的修改完善,起草小组认真研究、充分吸收了中宣部、文化部、科技部、工信部、财政部、人社部、民政部、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体育总局、国家旅游局、共青团中央、全国总工会、全国妇联等部门的意见,经国家教育体制改革领导小组审议同意,印发了《完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指导要》。正是有此背景,《纲要》对目前传统文化教育中存在的问题进行了立足于实践的分析,指出的诸如教育内容的系统性、整体性还明显不足,重知识讲授、轻精神内涵阐释的现象还比较普遍,课程和教材体系有待完善等问题,切中时弊。
 
第三、《纲要》首次有针对性地提出可行性强、操作性强的完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的方案。《纲要》前所未有的开创之举在于进一步明确了传统文化教育的内容,提出了诸多对策,无疑是对现行中小学课标的重要补充。具体而言,包括如下几个方面:
 
        1.《纲要》首次指出应“分学段有序推进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界定了不同年级传统文化教育的目标和内容,使传统文化教育变得可操作。
 
        针对传统文化外延极为庞大,一线教师难以入手且甄别不同年级适用的教学内容等问题,《纲要》指明了小学低年级、小学高年级、初中、高中、大学共五个阶段的传统文化教育教学目标和具体内容,使学校和教师在开展传统文化教育时有明确的方向,对教学内容有基本的把握。如小学低年级,以培育学生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亲切感为重点,开展启蒙教育,培养学生热爱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感情。认识常用汉字,学习独立识字,初步感受汉字的形体美;诵读浅近的古诗,获得初步的情感体验,感受语言的优美;了解一些爱国志士的故事,知道中华民族重要传统节日,了解家乡的生活习俗,明白自己是中华民族的一员;初步了解传统礼仪,学会待人接物的基本礼节;初步感受经典的民间艺术。引导学生孝敬父母、尊敬师长、友爱同学、礼貌待人,养成勤俭节约、吃苦耐劳、言行一致的生活习惯和行为规范,培育热爱家乡、热爱生活、亲近自然的情感;小学高年级,以提高学生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感受力为重点,开展认知教育,了解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丰富多彩。能够用钢笔熟练书写正楷字,理解汉字的文化含义,体会汉字优美的结构艺术;诵读古代诗文经典篇目,理解作品大意,体会其意境和情感;了解中华民族历代仁人志士为国家富强、民族团结作出的牺牲和贡献;知道重要传统节日的文化内涵和家乡生活习俗变迁;感受各民族艺术的丰富表现形式和特点,尝试运用喜爱的艺术形式表达情感;培养学生对传统体育活动的兴趣爱好。引导学生学会理解他人,懂得感恩,逐步提高辨别是非、善恶、美丑的能力,开始树立人生理想和远大志向,热爱祖国河山、悠久历史和宝贵文化;初中,以增强学生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理解力为重点,提高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认同度,引导学生认识我国统一多民族国家的文化传统和基本国情;高中阶段,以增强学生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理性认识为重点,引导学生感悟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精神内涵,增强学生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自信心;大学阶段,以提高学生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自主学习和探究能力为重点,培养学生的文化创新意识,增强学生传承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五个阶段循序渐进,层层深入,使传统文化教育始终贯穿于基础与高等教育之中。
 
        2.《纲要》首次强调应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融入课程和教材体系,并且提供了具体的课程设置指导。
 
        当前传统文化教育存在的诸如缺乏活力、模式化情况严重、主体缺位传统文化教育流于书画学习、背经诵读、仪式活动等外在等问题,使越来越多的教育界专家与一线教师意识到,要彻底提升传统文化教育的实效,实施课程化势在必行。然而,如何课程化,却亟待探索与论证。《纲要》中指出了实施传统文化课程化的几种途径:(1)修订课标。教育部围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的主要任务,逐步落实课标修订和课程开发工作。(2)现有课程渗透,“围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的主要任务,适时启动课程标准修订和课程开发的研究论证、试点探索和推广评估工作。在中小学德育、语文、历史、艺术、体育等课程标准修订中,增加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内容比重。地理、数学、物理、化学、生物等课程,应结合教学环节渗透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关内容”。(3)开设地方课程和经典校本课程,鼓励各地各学校充分挖掘和利用本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资源,“既强调实现传世经典文献校本化,又特别提出应重视本土传统文化资源的开发和优化,以此丰富中小学传统文化教育教学的内容,创新教学方法和手段,提升教学效果,鼓励开设专题的地方课程和编写具有地域特色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读本”等。
 
第四、鉴于传统文化涵盖面宽,内容复杂等特点,共建公共文化机构合作的长效机制显得尤为重要,《纲要》特别指出应“着力增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的多元支撑”,“构建互为补充、相互协作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格局”,“建立中小学生定期参观博物馆、纪念馆、遗址等公共文化机构的长效机制”。教育部答记者问中具体指明了合作机制建立的几种方式:建立中小学生定期参观博物馆、纪念馆、遗址等公共文化机构的长效机制;文化、新闻出版广电等部门应积极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各类文艺作品创作,着力提供丰富、生动的教育资源;中小学家长委员会以及家长学校、家庭教育指导机构应积极组织学生和家长共同参与的传统文化体验、实践活动,营造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家庭教育氛围。此外,还要加强网络教育平台建设,打造一批有广泛影响的传统文化特色网站,制作适合互联网、手机等新兴媒体传播的传统文化精品。2016年12月教育部等11部门关于推进中小学生研学旅行的意见的出台,正是这一机制的落地体现。
 
二、学校与教育机构的传统文化类课程化面临的困境
 
        当前,传统文化教育的背景有了极大的改变,甚至将其提升至教育国策,融入课标,并且有针对性地展开指导。毫无疑问,这将极大刺激中小学深入开展传统文化教育的主动性。然而,客观地说,目前传统文化教育存在着诸多现实的困境,实施传统文化教育以来,一方面我们看到学校如火如荼开展着形式多样的教学内容,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复制”“黏贴”,模式化比较严重的情况。思往知来,只有准确把握存在的问题,才能有的放矢展开传统文化类课程的研发与教学实践。传统文化教育的完善,必须正视这些问题,找准原因,对症下药,才可能从根本上提升教育的有效性,提供可持续开展的动力。
 
        概括而言,当前学校与教育机构的传统文化类课程面临如下困境或难点:
 
第一、不知道教什么与怎么教,照抄、照搬,缺乏课程灵魂,寡然无味。
 
传统文化内涵精深复杂、外延汪洋庞大。受既往教育的局限,教师多对传统文化的精神与价值、内容与形式、时代性等缺乏基本的知识储备与体认,难以自觉阐明传统文化的基本特质、价值系统、知识要素。“不知道教什么与怎么教”是当下传统文化教育面临的最现实的问题。学校之间的机械化跟风照搬严重,个性化探索缺位,使传统文化教育等同于书法、绘画等技艺的学习,呈现出少生机、少新意、少持续性的局面,而如读经、背经,学茶道、武术,穿汉服,行汉礼等这些活动则几乎泛滥,这些活动千篇一律,缺乏灵魂与新意,脱离生活,由此而导致没有可持续性。
 
第二、缺乏优良的师资,缺乏培养良师的平台,难以高效展开教学,难以取得社会认同。
 
师资是教育的根本,传统文化教育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师资问题。过去百年传统文化教育曾出现断层,且西方学科分类使传统文化或“无处安放”,或散落在其他科目。供不能满足需,出现师资不足的空档。据研究者对全国各地近500所学校进行的抽样调查数据显示,有传统文化课程的学校约为13%,而有专职传统文化教师的学校不到2%,其中兼职传统文化教师中语文教师所占比例为93%。全国传统文化教师的缺口至少在200万,而且还将持续扩大。且传统文化教师的质素更加严重,研究者对部分学校的抽样问卷调查显示,63%的教师无法正确回答四书五经的具体名称,74%的教师没有完整读过《论语》等等。①
①顾青、吴魏:《中小学传统文化教育的问题与思考》,载《语文建设》,2015年1月,第4页。
 
        传统文化涵盖今天学科分类中的文史哲,但又不仅仅是这些内容,比如传统科技、传统数理、传统游艺等。这些专业知识,必须通过长时间的学习才能深入堂奥,才能从知识到思想,掌握传统文化的精髓,同时灵活运用教育学的相关理论和教学经验,从传统文化的海洋中自由遴选适合当代学生、切合课标要求的教学内容。当前,师范院校重新重视过去流行于中等师范学校的“全科教育”,即培养师德高尚、知识面广、能文能武、能画能唱、全智多能的百科全书式教师。传统文化教育师资的培育中,应借鉴“全科教育”的模式,使高等师范院校的学生全面接触传统文化所涉的基本内容,形成对传统文化整体的、准确的感知,使学生具备终身学习、不断提升自己传统文化素养的学习能力,培养胜任传统文化教育的专才。
 
        教育机构的传统文化教育师资更是鱼龙混杂,呈现出良师难觅的状况,这直接导致难以在传统文化教育方面做出成绩与突破。培育师资,缺乏平台,没有很好的切入点。虽然教育部门和社会对传统文化教育呼声很高,但却无法高效参与,只能望洋兴叹。
 
第三、传统文化课程化研发困难,不能保证教学内容的正确性,教学过程僵化、呆板。
 
        大杂烩式的传统技艺综合教学,或随意安排的课程内容,不足以使传统文化教育具有可持续性。传统文化教育的关键在哪里?在课程化。只有将浩如烟海的传统文化知识化为针对不同年龄阶段的学生能学习的“课程”,才能真正使传统文化教育走出一条扎实、特色之路。这是当前上至国家、下至教育专家的共识。2014年教育部《纲要》中说“面对新形势、新要求,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还存在不少突出问题,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重要性的认识有待进一步提高,教育内容的系统性、整体性还明显不足,重知识讲授、轻精神内涵阐释的现象还比较普遍,课程和教材体系有待完善,教师队伍整体素质有待提升,全社会共同参与的教育合力有待加强等”。概括而言,传统文化教育要优质开展,课程化是关键。
 
        然而,正如我们此前分析,文化断层使大多数的教师不具备研发传统文化课程的能力,对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的课程要素、结构与内涵等,可以说都一无所知。涉及基本国学经典,连字音都可能随时出错,更遑论对文字做出准确的解释。由于知识匮乏,对传统文化教育的精髓认识不足,教学过程也呈现出呆板、僵化,让孩子生厌的弊病。传统文化教育教师主体角色缺失,难以发挥教学能动性。
 
第四、学术研究与学校教学之间的合力缺乏。
 
        教学内容正确与专业,是创建走出僵化、具有特色的传统文化教育的根本动力。传统文化的宽博与专门决定了学校教学必须持久依赖学术研究的支持,这是传统文化教育区别于其他教育内容的显著特征。然而,大学科研与中小学校一线教学之间仍然存在高高的壁垒。许多中小学校的传统文化教育几乎处于封闭状态。在这种情况下,中小学校独立研发的教材极容易出现常识性的错误,误导学生、备受诟病,大学研究的成果又不能及时为中小学校所知。在过去的传统文化教育中,一些学校也在试图搭建与大学机构合作的平台,例如请大学传统文化教研人员到中小学为老师或学生开设专题讲座等。但是这种合作形式存在内容安排散乱、随意性大、缺乏连续性等缺点,难以进行深度交流。事实上,中小学教师需要学术研究人员提供专业的意见,学术研究人员也需要深入中小学一线课堂,才能有针对性地提出问题和解决之道。然而,这种深度合作形成的教育合力并未形成。这个问题在教育部2014年《纲要》中予以特别关注,提出教育合力对于开展传统文化教育的重要意义。要提升传统文化教育的有效性,必须建立中小学校与高校或研究机构,尤其是高等师范院校的密切、深度合作,应秉承两个“走进”的原则,即高校教研人员走进中小学课堂,提炼课程总体思路,为课程内容把关,为教学方法提供建议,培训教师的传统文化素养等;中小学校教师“走进”培训课堂,不断提升自己的传统文化知识积累。
 
三、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之少儿经典课程研发的原则
 
        传统文化教育在近年日渐火热,在越来越多的家长认识到孩子学习传统文化重要性的同时,参差不齐的教育市场状况,也让不少家长心生疑窦。孩子们学习传统文化究竟有没有必要?怎么教?如何甄别?如何处理其与国际化的关系?少儿经典课程研发的关键点在哪里呢?
 
第一、从读经典、学经典入手。
 
        知识是人类社会精心传承、系统保存的各种信息。知识关涉的内容纷繁复杂,乃至无所不包,举凡人类的生活常识、情感倾向、礼仪习惯、科学技术、哲学理念、政治制度等,皆为知识丰富无边的内容之一面。这些知识,既可琐碎、庞杂,也可经人整理形成完美系统。面对包罗万象的传统文化知识,我们需要解决学习传承带来的巨大困难。为此,我们应首先将传统知识的内容略作收束,严肃谨慎地放到以文献记载、物质承载为形式保存、传承的各类知识,即经典之中。放眼世界,任何有着鲜活、长久生命力的民族,无不拥有深刻影响了民族性格与文化的经典。那些代代传诵的经典,是我们把握民族生命的源泉。经典是帮助我们走进传统文化最直接、有效的途径。因此,经典学习是传统文化教育的核心与重点。
 
        然而,曾经那些刻板的学习方式,却将它们拒之心门,使我们错失感受本民族美好语言与智慧的机会,那些来源于生活的经典却从未能走进我们的生活,被束之高阁。学生读起来痛苦,老师教起来痛苦,全社会都亟待探索出生动活泼、贴近生活、接地气的经典教育。近年来颇受欢迎的经典吟诵或吟唱就是对传统教学方式的改革,孩子们通过经典诵读或者经典吟诵的训练,感受祖国语言的优美、凝练与对事物的精致表达,使雅言能宣之于口、铭刻于心。类似《声律启蒙》这样的传统经典读物,训练儿童应对、掌握声韵格律。从单字对到双字对,三字对、五字对、七字对到十一字对,声韵协调,琅琅上口,从中得到语音、词汇、修辞的训练。辅以《说文解字》等经典,使学生跳出死记硬背生字的学习模式,从汉字的构造法中理解字义,并且初步感受民族语言文化的独特性。
 
第二、知识学习与行为训练并重。
 
        作为儿童心理学先驱的瑞士学者皮亚杰曾提出著名的认知发展四阶段理论,描述了儿童在不同发展阶段的思考方式。皮亚杰认为,从婴儿期到青少年期,儿童所有的活动都标记着确定的智力操作类型,为儿童获得知识给定了某种结构。尽管有些儿童比另外一些走过这些阶段要快些,但所有的儿童都必定按同样的顺序走过所有的阶段,“可以在任何时候对任何孩子教任何东西”的说法,不仅是错误的,而且也是荒谬的。中国传统的蒙学教育,早已注意到儿童与青少年的认知分层。朱熹就曾特别指出“古者,初年入小学,只是教之以事,如礼、乐、射、御、书、数。及孝弟忠信之事,自十六七入大学,然后教之以理,如致知格物及所以为忠信孝弟者”①。简单说来,小学是教以事,大学是教以理。中西方都注意到教学中应针对不同年龄层的学生进行灵活的调整。传统文化教育应该也必须遵循这样的认知规律,进行知识与方法的分层。
①《朱子语类》卷7《小学》。
 
        一个小朋友在婴孩时期,都可能受到传统的教育(有所谓的“保傅之教”)。事实上,中国传统对孩子们的教育始终是在两个方面来展开的:一方面是知识的传授,另一方面是行为的训练,即所谓的“断文识字”与“洒扫应对”。这是同步展开的。所以不同的年龄段的孩子,在不同的阶段,都可以有不同的内容来切入,并不是说要划出一个明显的界线。对具体的教育者来讲,他面临着不同的年龄段,就应当有不同的教育内容。
 
        因此,少儿经典课程,应以经典诵读、洒扫应对为核心。洒扫应对,即基本的生活技能与待人接物的礼仪规则。中国古代儿童教育中特别注重对低龄童的行为训练,《童蒙须知》中就从衣服冠履、言语步趋、洒扫涓洁等方面讲述了孩子启蒙教育中应首先予以重视行为训练。如“衣服冠履”部分,“大抵为人,先要身体端整。自冠巾、衣服、鞋袜、皆须收拾爱护,常令洁净整齐……饮食照管,勿令污坏。行路看顾,勿令泥渍……凡脱衣服,必齐整折叠箱箧中。勿散乱顿放,则不为尘埃杂秽所污。仍易于寻取,不致散失”;“语言步趋”部分,“凡闻人所为不善,宜且包藏。不应便尔声言。当相告语,使其知改……凡行步趋跄,须是端正,不可疾走跳踯。若父母长上有所唤召,却当疾走而前,不可舒缓”;“洒扫涓洁”部分,“凡为人子弟,当洒扫居处之地。拂拭几案,当令洁净。文字笔砚,凡百器用,皆当严肃整齐,顿放有常处。取用既毕,复置元所。父兄长上坐起处,文字纸札之属,或有散乱,当加意整齐,不可辄自取用。凡借人文字,皆置簿钞录主名,及时取还。<壁、几案、文字间,不可书字”等。①这些日常生活技能和礼仪应为我们今天的传统文化教育所学习、承继,参照小学生行为规范,灵活运用于学校教育之中。事实上,当今风靡全球的蒙台梭利教育,其中一个重要方面即为生活技能的训练,教育培训机构大力鼓吹,却无视于自己本民族更早的这些儿童教育经典。
①陈宏谋辑:《五种遗规》之朱熹《童蒙须知》,线装书局,2015年,第4-7页。
 
第三、构建多元的课程体系。
 
        多元的课程体系包括如下两个方面:
 
        1.一部经典或一篇经典诗文涵盖多元的知识。阅读古代文献有“精读”的概念,即通过阅读一部经典或一篇经典诗文,将识文断字、文化常识、道德观念、艺术审美等“勾稽”出来一并学习的方式,达到以管窥豹的目的。学生在学习的过程中,能在多元有趣的知识学习中,不知不觉,潜移默化地熟悉经典,加深对经典文本的记忆,同时又能接触、学习丰富的文化知识,逐步形成丰厚的文化积淀。
 
        2.无论是何种知识学习,最终都要达到培养学生的内在品格与气质修养。
 
        传统文化教育,既不是纯粹的知识教育,也不等同于学习传统技艺。民乐类课程、背诵诗文、穿汉服等文化体验等都只是传统文化教育的浅层次知识,究竟要通过这些学习,培育学生怎样的内在品格与气质修养,晦暗不明。如此,产生一个巨大的缺陷,即所谓传统文化教育为各类芜杂课程的大杂烩。许多学校或教育机构的传统文化课程,都是临时拼凑的“草台班子”,演完就散,缺乏灵魂、整体性,课程之间缺乏相互呼应,没有可持续性,难以为继。
 
        3.中华主体,世界眼光;精通地方、博览全球。
 
        “中华主体,世界眼光”,是当下社会人们最需要且合理的知识结构。课程设计尽可能做到中西兼容并蓄,使青少年成长为新时代具有世界眼光的中国人。精通地方,博览全球,是当前社会人们最需要且合理的知识结构,况且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中西文化各有优长。课程应坚守“中国主体”,以开放眼光,兼容并蓄,将西方的知识与精神,整合进教学内容,为学生带来发现知识的乐趣,更启迪他们顺着先民智慧,继续思考民族的文化未来。正是如此,与通常传统文化教育仅仅注重本国文化不同,理想的课程应在传授传统文化知识的同时,以包容的态度,兼顾西方优秀经典。博其闻,明其智,放眼世界,使青少年成长为新时代具有中华根基的世界公民。
 
四、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之少儿经典课程化实践案例
 
        孔子有不少关于《诗》的言论:“小子何莫学乎诗?”“《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诗经》是儒家核心经典,是六经之一。《诗经》是中国最早的诗歌总集,同时《诗经》又是超越“文学作品”的存在,孔子重视以《诗经》的学习来施行教化。原本是歌曲的《诗经》,音韵优美,格调高雅,情感平和,传递着儒家乐群人际、合同天下的思想。学习《诗经》,可“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可获得诗乐节奏语辞的熏陶,开阔心胸,获取快乐,可感知天地万象、体会人情冷暖,熟悉交际往还,体味玄秘哲理。长期诵读,可以培育孩子的审美能力,养成健康安宁的人格境界。
 
         大家都熟知,《诗经》或称“诗三百”,是中国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收录西周初年至春秋中叶300余首乐歌,为后世两千多年诗人效法。中国为诗歌王国,《诗经》的重要地位毋庸置疑。她所书写的各种意象和主题,运用的艺术手法,创造的艺术美感,皆为历代诗人所企慕效仿。或许可以说,要理解中国诗歌,哪怕唐诗宋词,都需要从熟悉《诗经》开始。《诗经》有多重身份。首先,作为一本儒家经典,从两汉开始,历代儒者通过注解,用《诗经》来传达儒家教化等思想观念。其次,作为一本蒙学性著作,为孔夫子所重视,曾主张自己小儿子孔鲤学习。再次,《诗经》还是先秦社会交往中的必备知识。据《左传》等文献记载,人们在社交场合常常引述诗篇来交流思想。最后,《诗经》是一部先秦百科全书,呈现着当时人们对自然、社会和神灵等问题的认知。《诗经》一直没有远离我们的当下生活。大家口头常用的一些成语,比如“乐而不淫”“琴瑟和谐”“不醉无归”“人而无仪”“与子偕老”等,皆来自《诗经》。百姓日用而不知,言语中运用,已经潜在接受《诗经》传达的思想。
 
        孩童的理解能力有限,兴趣培养远比掌握知识重要,故学习《诗经》时,过程要活泼有趣。首先要注意发挥《诗经》诗篇的音韵美,用诵读或歌唱的方式促进记忆效果;其次,要注意讲授多元知识,以一篇诗辐射,开阔孩子的兴趣视野,积累丰富的文化知识;再次,讲授方法多样,循循善诱,用日常生活经验带动学生的参与感。最后,营造良好的学习氛围,通过协同学习、互动学习等,将现代生活中凿出一片天地,供孩子能驰骋想象。这就跟英语学习相似,古代文化经典的学习,也需要利用语境来强化学习效果。《诗经》丰富多样,厚此薄彼总令人遗憾,总而言之,选诗主要立足三个着眼点:选择贴近小朋友接受能力的诗篇,多倾向语句简短,音韵和美,内容单纯,情感明晰;选择有助于小朋友健康情感养成的诗篇,带领小朋友感知世界,理解人世,感知礼仪,学会深入思考某些问题;内容尽量多元,既有缠绵悱恻的阴柔平和之作,也有表现孔武有力的阳刚慷慨之诗,让孩子们能获得多种文化熏陶。
 
黄圣苏整理。
版权声明:本文由礼乐天下 (北京)文化创意产业有限公司 (礼乐书院)授权发布,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妥敬请持权属证明通知我们及时妥善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