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学常识 >【氤氲书香】《中华礼乐文化传承论文集》连载33:杨柳
【氤氲书香】《中华礼乐文化传承论文集》连载33:杨柳
2020-10-03 22:22:12
新时代推进礼乐文化教育的实践探索
杨柳①
 
        礼乐皆得,谓之有德。礼乐是儒家学说的核心思想,也是我国历代精英阶层追求的人生理念。国学大师钱穆曾说“要了解中国文化,必须站到更高来看到中国之心。中国的核心思想就是‘礼’。”②徐复观先生也指出“中国之所谓人文,乃指礼乐之教,礼乐之治。”③中华优秀礼乐文化具有极强的品德养成与规范行为的特性,与品德教育、养成教育协同推进,可以有效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在新时代也十分有必要深入思考其教育价值并有效推动相关教育实践。
①北京市海淀区教育研究院。
②邓尔麟:《钱穆与七房桥世界》,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5年,第7页。
③徐复观:《徐复观全集》,九州出版社,2014年,第27页。
 
一、礼乐文化教育的时代价值
 
        中国是传承千年的礼仪之邦,早在3000多年前周公制礼作乐,就提出了礼乐文化的基本思想。其后经过孔子、孟子、荀子等先贤的发展和完善,礼乐文化逐渐成为儒家文化的核心。礼乐文化典籍《仪礼》《周礼》《礼记》都曾先后被列入学官,成为古代文人必读的经典和历代王朝制礼的基础。深刻影响着中国文化和历史的发展。中国的礼乐之教把天地精神、人的性情与日用伦常贯穿起来了。①在东亚文化圈的形成过程中,我国的礼乐文化对周边的日本、韩国等国影响深远,共同创造了恬淡、俊雅的东方文明。
①郭齐勇:《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载《文汇报》,2019年3月1日。
 
        不无遗憾的是,近代以来,礼乐文化不仅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反而受到了种种责难。我们必须承认古今社会确实存在很大的差异,但新时代依然面临协调人际关系、邻里社区友好相处,促成个人、家庭与社会健康、和谐发展的命题,仍然需要新时代的礼仪规范体系及与之相关联的价值指导。今天我们仍然面临通过教育,提高国民文明程度的任务。中华优秀礼乐文化中有着丰富的宝贵资源应对这一课题。
 
        中华礼学当中的很多行为规范本身就是现代社会应该遵循的文明习惯。比如炎热时不要坦胸露怀;吃饭时嘴里不要发出声音;不要侧耳偷听别人说话,不要硬插到两个交谈甚欢的人中间坐,与人交流时目光不要游移不定,站姿要正,坐姿要雅等。礼乐文化经典中还有不少有助我们提升修养的名言警句,例如:“与朋友交言而有信。(《论语·学而》)“礼义廉耻,国之四维。”(《管子·牧民》)等都具有普适性的意义。
 
        礼乐文化不仅关乎日常行为规范,在人生的重要节点也设计了意义深远的仪式。让人们在文化气息浓厚,典雅庄重的仪式中,潜移默化地提升修养。冠、婚、丧、祭、乡、射等都是常见的仪式。冠礼让人明成人之责;婚礼合两姓之好,谨男女之别,立夫妇之义;丧礼明死生之义,祭礼使人慎终追远;乡饮酒礼让人守长幼之序,尊老敬贤;射礼让人立德正己。这些古代的重要仪式包含了诸如伦理、美学、艺术等多个领域的宝贵资源,对于维持社会的稳定、陶冶人们的情操都有积极意义。
 
        中华优秀礼乐文化关乎人的修养提升,饱含君子人格的养成智慧,是解决现代社会道德品质滑坡的一剂良药。可以有效落实《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中提出的“更加注重以德为先”,“更加注重知行合一”的基本理念,在学生的知与行之间搭起桥梁。抓住礼乐文化的核心内容开展相关教育探索,意义重大。
 
二、礼乐核心概念的新时代阐释
 
        孔子推崇“礼乐射御书数”的六艺教育,礼和乐在其中占据主要位置,是传统文化育人的主体内容。古人认为礼仪三百,威仪三千,①古代礼仪的要求非常全面和细致,今天全部照搬使用是不现实的。在现代社会的基础教育阶段进行礼乐教育,需要把握礼乐文化的合理内核,需要紧紧围绕“礼”的核心精神和“乐”的本质要义。
 
        中华的礼,追求的最高境界是“德辉动于内,礼发诸于外”②。内在道德品质与外在行为规范实现和谐统一,内外兼修,才能成为文质彬彬的君子。在内在与外在之间,更加注重内在修为的提升。面对只注重外在僵化条文规定的现状,孔子早在2000多年前就发出了“礼云礼云,玉帛云乎哉。乐云乐云,钟鼓云乎哉。”(《论语·阳货》)的感慨。新时代开展礼乐教育不能拘泥于古礼的种种要求,需要紧紧围绕“礼”的核心精神“敬”展开,在教育过程中着力培养学生的恭敬心和敬畏心。“敬”的内涵指涉有四个维度。首先是“敬身”,需要处理好人与自身的关系,《周易》中所说“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就充分表达了这一含义,在教育过程中需要时刻让学生自尊,自爱,完善自己,提升自己;其次是“敬人”,需要处理好自身与他人的关系,《孝经》中说的“夫礼者,自卑而尊人。”强调的就是在与人交往过程中自我谦恭,礼敬他人;然后是“敬物”,需要处理好人与物的关系,对物品和环境心存善念,爱物惜物,天人合一。《论语》中谈到的“居处恭”,讲的就是这方面的要求;最后是“敬业”,对待学业,对待工作,要兢兢业业,尽职尽责。《论语》中说“执事敬”就是教导学子要以恭敬心对待学业,对待事业,进而成就完满的人生。
①语出《礼记·中庸》,此句在强调“礼”的总纲多达三百条,细目更是有三千多条之多。告诉我们礼仪的具体条目很多,内容涉及生活的方方面面。
②彭林:《中华传统礼仪概要》,高等教育出版社,2006年,第38页。
 
        中华的乐,是让人变换气质,修养身心的“德音雅乐”。世界各国都有发明音乐的传统,但大部分表达情感和娱乐的功能比较明显。而在中国的儒家思想中,乐的大节是德。《乐记》说:“乐者,非谓;钟大吕、弦歌干扬也,乐之末节也。”儒家推崇思想纯正,风格典雅的古乐。礼和乐互相彰显,礼中有乐,和同人心①。“乐”的本质要义指向“和”,让学习者通过“乐”的熏陶和感化,实现内在德性与外在行为规范的和谐统一。《礼记》中说“乐所以修内也,礼所以修外也。礼乐交错于中,发形于外,是故其成也怿,恭敬而温文。”中华雅乐是对内在德性有所触动的,对人心有所影响的,让人在“乐”的浸润中调试心情,涵养品格,陶冶性情,更可以在与礼的交融中,让人内心和畅而又行为恭敬,逐渐成为谦谦君子。因此,在新时代推进“乐”的教育需要始终指向“修身养性,变换气质”的教育目标,通过“德音雅乐”塑造学生“乐而不淫,哀而不伤”的儒雅风骨,,让“雅”与“和”植入学生心灵,让学生中正平和。
①王琰:《礼乐之辨与制礼作乐》,载《河南教育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9年3月。
 
三、中小学开展礼乐教育的内容选择及实施方式
 
        中华礼乐文化博大精深,在行为规范的背后贯穿着儒家的仁义之道,谦敬意之礼。中小学进行相关教育,需要选取最适合的内容开展教学,用礼养德,用乐化性,培养表里如一的君子。
 
        (1)礼乐文化教育的主要内容在教育内容方面,不同学段孩子的认知能力不同,礼乐文化的教育内容应该有所差别。我国宋代著名学者朱熹认为在古代少年治学方面,立教,明伦,敬身三点最为关键①。“立教”是关于国家、社会、教学理念与制度建立方面的内容,“明人伦之常”是教学的核心所在,“敬身”则是修养身心的根本。三者共同发力,最终指向人的全面发展。按照这样的教育逻辑,再结合现代社会的实际情况,在年龄尚幼的小学学段,礼乐文化教育应在反复练习、修持践行方面下功夫,当以经典文本中适合现代社会的仪容仪表礼仪,坐立行走、进退周旋的基本规范为中心,让孩子们懂得扫洒应对之节,爱亲、敬长、隆师、亲友之道。中学教育偏重家礼方面的内容,重在家庭居处之礼,贯穿追念先祖、孝敬父母、和睦兄弟的理念与规范。让学生明人伦之常,养孝悌仁爱之心。如果能够做到“敬身”与“明伦”,那么就可以继续探索“立教之道”。所以中学教育在家礼篇之后,注重学生的社会责任,注重培养公德、惜物、环保意识,进而讲授明明德、新民、止于至善诸大端,以培养具有君子品格的现代公民。这种循序渐进的教育内容安排也体现了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儒家理念。修习言谈举止之礼而后身正,践行家庭居处之礼而后家齐、贯彻公共礼仪规范而后兼济天下,实现平天下的理想。
①朱熹:《小学·立教》。
 
        在现代社会进行礼乐文化色彩浓重的仪式礼仪教育,也是传承千年礼乐精髓,开展礼乐文化教育的主要内容。适合在中小学开展的仪式礼仪包括:自谦敬人、宾主和乐的中华茶礼;亲友隆师的释菜礼;感受礼乐兼修,成人之责的成人礼;立德正己的射礼等①。在此,仅举释菜礼和射礼两例。
 
        我国古代在入学之始,须向先师行释菜礼②。“释菜礼”是古代入学时祭祀先师先圣的一种典礼,亦作“释采”“舍菜”,即用“菜”(蔬果菜羹之类)来敬献尊师。推动适合现代社会的“释菜礼”,可以在庄重典雅的氛围中,让学生深刻体验尊师重道之义,引导学生树立敬畏之心与一心向学的志向。射礼发端于西周,承载着于国进贤、于己修身、于民教化的功能。因为射手在射箭过程中,需要正心、正志,才能“发而不失正鹄”。故《礼记》曰“射者,所以观盛德也”。又曰:“其容体比于礼,其节比于乐”。要求射手仪容体态要合乎礼的要求,
 
        射箭节奏要合乎乐的节拍。又言:“射者,仁之道也。射求正诸己,己正而后发,发而不中,则不怨胜己者,反求诸己而已矣。”射手射箭时,要先正己心意与姿态而后射发,射箭后,如没有射中,就要从自己身心两方面寻找原因,锤炼自己的射术,而非怨恨超过自己的射手。学生练习射礼的过程,就是成“仁”成“德”的过程。
①以彭林教授为首的清华大学中国礼学研究中心团队,通过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仪礼复原与日常礼仪重建研究》(课题编号:14ZDB009),已经成功复原周代容礼、冠礼、射礼、婚礼等仪式,对在现代社会进行礼乐文化重建起到了很好的示范引领作用。
②关于释菜礼的文献记载很多,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是汉朝的应劭在《风俗通义》中所言:“孔子困于陈蔡间,七日不得食而弹琴于室,颜回释菜于其户外,以示对老师的敬重和不离之意。”
 
        (2)礼乐文化教育的实施方式
 
        学校在开展礼乐文化教育时应结合自身情况,因地制宜,因时制宜。学校可以开设与礼仪相关的地方或校本课程,或通过三级课程整合实施的方式推进,开展聚焦礼乐文化的经典文本研读与践行类课程;也可以拓宽学科融通渠道,通过讲座培训等形式,将礼乐文化的核心思想融入学校文化的整体建设,融入学科教师的教育理念中,打造有礼乐文化韵味学校生态与学科课堂;还可以通过团少活动和社团活动、综合实践活动课程等方式开展聚焦礼乐某一个主题的实践性课程,增强礼乐文化体验。可以开展礼乐文化经典诵读活动、礼仪之星评比活动、身边的最美家风展示活动等。也可以充分发挥学生的主体地位,让学生编辑知礼、懂礼、守礼知识手册或学校礼乐规范、礼仪诗歌、故事、演讲稿等内容,并进行展示与实践程度的追踪与评价,以评促学,以评促行。
 
        在礼乐文化教育的实施过程中,需要充分认识到它是一种习得式教育。需要反复学习、不断引导、贯穿始终,直至将知识沉淀为素养,将行为刻画成习惯,才能让学生在不同情境下自然流露儒雅的风采,自然展现最好的自己;在中小学进行礼乐教育是系统性教育,需要课堂教学、校内外活动、家校社协通推进等方面共同努力,让学生在最适宜的环境中自然绽放,而不随着时空变换感受纠结和矛盾;此外,礼乐教育的推进也需要学校日常管理与学生自律相结合,在加强学校重大仪式活动的纪律要求同时注重引导学生的道德自律,在自律与他律间寻找最适宜的平衡;需要多元的评价方式并举,兼顾学生外显的行为习惯和内隐的道德品质,用评价引导学生注重内在修为品质的提升,也不懈追求外在行为表现的雅正;需要日常生活礼仪与仪式礼仪教育同时发力,在国家大型节庆活动,学校重要庆典活动中,设计符合中华礼乐精神的仪式活动,增强礼乐文化体验,提升礼乐文化吸引力,促进践行。
 
        德音雅乐教育,在把握乐的本质要义和充分考虑时代特点基础上,可以尝试从古典音乐熏陶、古典诗歌吟唱、乐舞浸润三个层面推动。《周礼》中国记载负责音乐教育的大司乐,教国中子弟的内容包括三个方面内容:第一是乐德,就是乐中包含和体现的中、和、孝、友等道德。第二是乐语,因为乐的语言表现形式是诗歌,所以用诗如何起兴,如何叙述,如何讽咏,都可以在乐教中完成。第三是乐舞,舞蹈的动作是对“乐德”和“乐语”的完美展现,动作本身就是中和之道,举手投足间体现着仁、义、忠、信。用歌咏配合饱含礼乐思想的乐舞,使人在享受的同时,熏陶道德,涵养心性,最终在诗、乐、舞的全方位体验中逐步达到君子的道德境界。
 
        学校可以尝试课间古曲循环播放,课前后进行古曲赏析或在有条件的情况下,采用古典器乐练习的方式进行“雅乐”的浸润。古典乐器中首推位列“琴棋书画”之首的古琴。古琴的琴音古朴、雅正,追求的情趣与意境也与传统文人士大夫崇尚内在、寓意含蓄的精神世界相符合。因此它是修身养性,陶冶情操的重要工具,也是他们寄情山水,物我两忘的重要媒介。故而有“士无故不撤琴瑟”之说。曾有多位学者提出古琴曲赏析可以治愈人的焦虑、躁动等现代病问题。①如果有机会,可以尝试学习古琴,如果不方便,也可以多听一听古琴名曲,在日复一日的反复熏陶中,涵养性情,变化心性,用余音绕梁的琴音来修身养性。
①这方面的研究,比较有代表性的是温暖和宋芯蕊两位学者,在论文《琴筝音乐对大学生焦虑情绪的影响》(载于《产业与科技论坛》杂志,2019年第5期)中提出,随着社会水平的逐步提高,当代大学生各方面的心理压力加剧,焦虑情绪在逐步上升,通过音乐做桥梁,进行情绪转移的心理疏导,对大学生意义重大。
 
        也可以采用吟唱古诗的方式进行“乐”的教育,我国是诗歌的国度,我们的古诗很多是用吟唱的形式表达的。古代文人雅士多抚琴而歌,融诗入琴,使琴曲与诗歌相得益彰,在文雅的氛围中提升自身修养。这种形式被称为“琴歌”或“弦歌”。《史记·孔子世家》中记载孔子将诗三百余篇,皆弦歌之,非常重视诗歌吟咏。琴歌中有很多便于在中小学开展的佳作,比如《阳关三叠》就是一首感人至深的古曲,千百年来被人们广为传唱。这首乐曲是根据唐代诗人王维《送元二使安西》谱写的一首琴歌,表达依依惜别的真挚感情。在实施过程中,可以分小组创编《阳关三叠》琴歌表演唱,鼓励同学们对吟唱的表现形式进行创造性的编排,将这种美好温暖的人类情感通过礼乐的形式综合而生动的予以表达。也可以用这样的形式体会其它著名琴歌,真切的感知中华礼乐文明雅正的气象与气度。
 
        乐舞的教育功能非常强大,它与礼教相辅相成,是提升德性的重要教育方式。舞蹈文化研究学者赖琼琼在论文中谈到,乐教之旨在于“和”,“和”为乐之道,重在仁心。乐舞不是声色享乐,而是起到节制欲望、归正人心的作用①。《周礼》中所说通过乐舞进行乐教的实施方式,由于史料多失传,难以考证。近年来有学者,在研究明代朱载癱舞谱基础上,研究得出适合现代社会的中华礼仪操,将礼乐文化的一些基本理念与体操健体活动融合,不失为传统礼乐文化在现代社会实现创造性转化的范例。②
①赖琼琼:《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周代乐舞教育对当代的启示》,载《舞蹈》,2017年第9期。
②穆兰:《论古代以舞相属中的“艺”与“礼》,载《湖北文理学院学报》,2012年10月。
 
四、礼乐文化教育的教法探索
 
        (1)以现实问题导入话题,勾连古今时空
 
        礼乐文化教育的课堂容易出现课上的红红火火,但是对学生的触动并不大的现象。学生认为这些内容跟自己的实际生活相去甚远,在现实生活中难以推行可能是导致这一现象的主要原因。因而,在课堂上用当代生活语境下的现实问题引发学生思考,勾连古今的时空,拉近传统文化与现代生活的距离,对增进学生对礼乐文化的亲近感十分有益。亲近感和实用感使学生有了进一步了解礼乐文化的动力,可以为践行礼乐文化奠定良好的开端。在这个过程中也可以使用比较容易发生冲突的观念带动讨论,激发学生主动参与学习的积极性。把问题交给学生,培养学生的分析能力与判断能力,让学生有充分的代入感,在“置身事内”的氛围中,实现知情意行的统一。
 
        (2)走进文化,亲近经典,把学生放在课堂的中央
 
        经典文本是礼乐文化的重要载体,教师需要走进经典,亲近经典,让经典在自己的身上闪光,才能更好地影响学生。适合中小学生阅读的礼乐文化的经典文本主要有《论语》《礼记》两本。在围绕经典的课堂教学过程中,学生需要广泛进行原典阅读,课堂上教师多运用讨论式、启发式教学。重视原典阅读的课堂需要改变常见的先由教师讲授某种观点,再引用原典予以证实,让学生被动接受的模式。可以充分借鉴翻转课堂的方式,将原典阅读任务放在课下,课上由小组代表阐述感受和观点,同学间讨论,形成结论。最后由教师进行点评并总结教学内容。由于学生主动参与到了教学的具体环节,对礼乐文化知识的理解和思辨会更加深入。
 
        (3)借鉴德育方法,提升道德践行能力
 
        礼乐文化教育属于德育教育的范畴,需要充分借鉴德育方法,行为训练法是一种很好的德育方法,有很高的借鉴价值。它是指通过道德实践和对道德行为的价值领悟、策略训练、奖励与惩罚等方式进行道德教育,以巩固道德信念,磨练道德意志,形成良好行为习惯的德育方法。①想要在学生中间确立合乎礼乐文化的道德规范需要反复训练,以避免行为表现中可能出现的形式主义。反复训练的礼乐规范的选择和制定过程需要成分发扬民主和自主,让学生认识到规范不是外部强加给自己的条条框框。同时需要建立公平而有效的监督机制,通过长期的制度性生活培养学生良好的行为习惯,巩固道德知识学习的成果。使学生倾向于将内心的道德意识付诸实践,提高学生的道德践行能力。
①檀传宝:《学校道德教育原理》,教育科学出版社,2002年,第166页。
 
        (4)着力培养学生道德修养的自觉性
 
        礼乐文化教育的关键是实现从道德认知到道德认同再到道德践行的螺旋上升。任何道德教育的过程实质上都是主体道德自我建构的过程,不通过主体自身的价值体悟与接纳,任何道德真理都无法让学生真正接受,更不可能指导学生的实践。提升道德修养的前提是道德主体自发的道德发展需求。因而启动和激发学生提升道德修养的动机是礼乐教育能够长期发挥实效的关键问题。教师可以帮助学生按照礼乐的规范要求,制定提升修养的标准和计划,鼓励学生制定程度适当,具体可行的修养目标与长短期规划。指导学生监控和评价自己的道德表现。道德修养过程实际上是一个意志锻炼的过程,在课堂教学过程中可以多鼓励学生在道德实践中不断反思自己,监控自己,肯定自己。让学生具备提升道德修养的连续动力,形成不断修身养性,审视自身行为规范的习惯。
 
结语
 
        《论语》有言“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礼乐文化教育是培育君子人格的根基,能够涵养学生高尚的品格,塑造学生优雅的言行。在中小学进行礼乐教育是奠基性教育,关注学生的人格、道德、规则教育,助力学生成长,培养其仁爱孝悌之心、和谐相处之道,关注孩子友好交往能力发展和文明习惯的养成,让学生成长为堂堂正正的中国人。这些都是让学生能够应对未来挑战的核心素养的题中之义。期待通过坚持不懈的礼乐文化教育实践探索,让更多的教师成长为具有深厚传统文化底蕴,彬彬有礼的仁爱之师。在仁爱之师的培育下,礼乐的精神在更多学生的心灵深处沉淀,共同努力找回那份属于泱泱华夏的君子气韵。
 
参考文献:
 
[1]彭林:《中华传统礼仪概要》,高等教育出版社,2006年
[2]彭林:《礼乐人生》,上海文艺出版社,2015年
[3]吕宁:《论语中的礼仪规范》,北京工业大学出版社,2016年
[4]檀传宝:《学校道德教育原理》,教育科学出版社,2002年
[5]蔡元培:《中国人的修养》,作家出版社,2016年
[6]钱穆:《中国思想通俗讲话》,三联书店,2002年
[7]梁启超:《孔子与儒家哲学》,中华书局,2016年
[8]杨浩:《孔门传授心法———朱子《四书章句集注释》的解释与建构》,中国出版集团,南方出版中心,2009年
[9]王国维:《观堂集林》,中华书局,1959年
 
黄圣苏整理。
版权声明:本文由礼乐天下 (北京)文化创意产业有限公司 (礼乐书院)授权发布,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妥敬请持权属证明通知我们及时妥善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