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学名家 >陈尚君
陈尚君
2020-10-11 21:42:31

陈尚君,1952年生,浙江慈溪
 
        男,汉族,浙江慈溪人,1952年6月15日生于江苏南通,中共党员,中国语言文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文科资深教授。复旦大学中文系研究生毕业,文学硕士学位,师从朱东润先生,现任复旦大学中国古代文学研究中心主任、任重书院院长。教育部高校文化素质教育指导委员会委员、中国唐代文学学会会长、上海市古代文学学会理事、中国杜甫研究会理事、唐研究基金会学术委员、《唐研究》编委等。
 
研究方向:

汉魏唐宋文献、唐一代基本文献。
中国古代文学史、中国文学史料学、中国古典文献学、文史要籍解题、唐代文学研究、宋代文学研究、文史考据方法、文史名著导读、唐代政治与文学、中文工具书使用法等。
 
学术成就:

陈尚君对唐代文献的考订、辑佚贡献卓著。
《全唐诗补编》中华书局1992年10月出版,1999年1月出版。
《唐才子传校笺(五)补正》中华书局1995年7月出版。
《唐代文学丛考》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7年10月出版。
《〈唐文拾遗〉校订》海南国际新闻出版中心1997年版。
《〈唐文续拾〉校订》海南国际新闻出版中心1997年版。
《陈尚君自选集》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0年出版。
全唐文补编》中华书局2004年版。
旧五代史新辑会证》复旦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
 
所获奖项:

1、获全国古籍优秀图书奖(1992——1993)一等奖
2、全国高等学校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著作二等奖
3、上海市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1986——1993)著作三等奖
4、国家新闻出版署直属出版社第二届优秀图书编辑一等奖
5、第二届全国古籍整理图书奖一等奖。
 
以下是复旦大学2016届本科生和研究生毕业典礼,陈尚君作为教师代表的演讲,以下为他的演讲内容,从中一睹他的风采。
 
各位学位获得者:
下午好!
很荣幸有机会作为教师代表在此发言,对各位经过多年发愤攻读,开拓进取,通过答辩,完成学业,表示热烈的祝贺!今天的荣誉是对你们一切辛勤付出的肯定与表彰!今天开始,你们的人生将翻开新的一页,我忝为导师之一员,与多年一直默默支持你们的父母、家属一样,感到由衷的高兴。
我研究古代文史,尊重传统与走向现代化、全球化的关系,近年讲得很多,请允许我以今古交替或穿越的方式开始今天的发言。
111年前,1905年,中国发生了两件大事,一件是废除科举,一件是复旦大学的成立,后一件在全国可能不算大事,在复旦人来说确是大事。这两件事确认了传统教育和人才选拔方式,向以西学为框架的现代教育转型。
当时认为科举试八股束缚思想,埋没人才,导致国家落后。现在又有人主张恢复传统,鼓励读经。我认为都有偏颇。
先说两者的共同点。科举与高等教育都是为国家造就人才,都有严格的考试程序,都以公开、公平、公正为原则。凡通过最后考试的人员,都将从此改变命运,成为国家的栋梁,社会的精英,受到普遍的关注,承担更多的责任。因此,能过此关者无不欢欣鼓舞,如鲤鱼跳龙门,如蛟龙归大海,天地从此开阔,人生大有可为。
我愿意提供古代的一些花絮供各位参考。
凡一榜及第者即为同年,彼此相称为前辈,以主持贡举者为座主,宋以后皇帝最后拍板,因而是天子门生。以后走遍天涯海角,同榜友谊将终身连接。每榜仅取几百人,因而庆典也很隆重。地方报喜到家,锣鼓喧阗,亲邻无上荣光。衣锦还乡,张红挂彩游行三日;光宗耀祖,先人后嗣沾溉恩泽。
古人说人生乐事前两件,是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有时历经坎坷,虽双喜临门,也五味杂陈。
宋代一位古稀及第者有诗:“读得诗书五六担,老来始得一青衫。佳人问我年多少,五十年前二十三。”引这首诗,让大家都有优越感,消释多年功读的辛苦。
后两件乐事是出将入相,官臻一品,寿届期颐,子孙满堂,与现代精神相去太远了,借此祝福各位毕业后事业有成,人生美满!
然而传统教育与现代教育绝不是一回事。科举目的是选拔官员,笼络人才,肇始于唐初,唐太宗一句“天下英雄入吾彀中”,说穿了一切。经历一千二百多年,唐试诗赋,宋考策问,明清试八股,广袤国土上统一教材,公平考试,务求立场正确,且能展示才华,真是教育史上的奇迹。
与现代教育相比较,那时登第人数不多,因为官闲事简,县令带师爷、书童足可治理;那时不分科目,读书人都崇尚一事不知,儒者之耻,素质是高的,但知识结构混沌一片,分了科目,也是博学鸿词科、贤良方正科,唐朝还有不求闻达科,不求闻达你来干什么?够奇葩的。
传统教育的方式是读经,最初可能是对的,然而西方在工业革命,在光荣变革,在世界发现,在科学昌明,我们还在读经。
乾隆朝修四库全书,西方有法国大革命,有美国独立宣言,船坚炮利,全球殖民,我们能不落后吗?近年倡导国学的人很多,有没有人觉得要把这些道理讲清楚。
一百多年前似乎所有人都觉醒了,试图把一切传统都切除,生怕留一些尾巴还有复活的可能,先知先觉者如梁启超《欧游心影录》看到西方文化的局限和中国文化的价值,唐文治说各国皆“自爱其文化”,而求扩而“深入于他国之人心”,而我们则唯恐去之不尽,斩之不绝,“文化侵略,瞬若疾风,岂仅武力哉!”有多少人理睬?
传统的礼法宗亲社会消失了,传统诗文精致含蓄的表达消亡了,传统人际关系的基本道德、人际信任与礼仪规范也出现危机。于是开始呼唤传统,有人提倡读经,有人提倡国学,《三字经》、《千字文》、《声律启蒙》也就算了,连《弟子规》、《增广贤文》也粉墨登场,做青年导师状,真有用吗?
我很赞同已故俞吾金教授曾与我私下所谈:“社会变动的大时代,人文社会科学者要为新的社会结构和人际关系作新的理论探讨和界定。”我只是一位依循传统治学,兼四部,用文言,重文献,躭考据的学者,对古今之变的问题是看到了,但绝无可能提交理想的答案。提出问题,希望大家一起思考。
今日各位所得学位有博士,有硕士,还有本科的学士,这是1981年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制定的制度,沿世界通例,有中国特色,古代没有,但似乎也有,但表达不同。
硕士不是官职,博士是州县或国子监的教职,唯有学士尊贵无比,可以是皇帝的秘书,大学士几乎就是宰相了。古今没有可比性,若有共同点,我认为只有“士”这个字。
士是古代读书人和官员的通称,先秦是诸侯和陪臣的门客,“士为知己者死”,受了豪门恩惠也须以生命为回报。中古是士族的通称,占有权利和财富,也创造精英的文化,有守护家国的责任。近世则读书为官者则人人都有机缘,士有更多为社会表率的责任。
借此因由,我选三句话作为对各位的临别赠言。
第一句话是,士要有慎独精神。
直截说,就是士要有道德操守,在大庭广众和独处私室时要一样。儒家说士的社会责任,是从修身齐家,到治国平天下,从修身齐家做起,方能对国家有贡献。
修身的办法很多,吾日三省吾身是说自律,正心诚意是要心口身行一致,黎明即起洒扫庭除要求勤勉,达则兼济穷则独善指示了两种人生境界。
再具体些,可举东汉杨震的话:“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何为无人得知?”拒绝别人的行贿。若进入官场,此言当铭左右;若继续学术研究,也请遵守基本规范,我偶然承责本校的学术规范,愿在此作友好的提醒。
再就是君子和而不同,与上下左右相处,始终保持友善而不盲从,见解独立而不随便苟同。滔滔红尘,茫茫浊流,人生不知要遇到多少风波,多少歧路。阮籍痛哭,是因为不知正路何在;张翰思鲈,是大乱在即寻找避祸的借口——据说就是松江四鳃鲈鱼,也是今后各位返校温暖的高雅借口。
“富贵福泽,将厚吾之生也,贫贱忧戚,庸玉汝于成也。”把一切的优渥和艰苦都看成一种历练。“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是士人坚持慎独的精神写照。不要感慨社会风气不好而怨天尤人,各位戴上某士的学位帽,有责任作社会道德的典范,移风易俗的楷模,用我们日积月累的情怀和品味,消除社会的戾气,增进社会的温情。
第二句话是,士要有家国情怀。
古代国家的社会基础是宗亲礼法社会,历代都承认家庭是国家的最小细胞,家庭幸福是国家稳定的关键,士人必须在家尽孝,方能为国尽忠。所谓大公无私,公而忘私,因公废私,传统中绝无成立的理由,因为不通人情。
很难想象,一个人对父母衰老病死都无动于衷,会尽忠国事吗?古代有制度保证,儿子官做大了,父母也要有相应荣誉,封赏诰命,络绎不绝,保证家中次序不乱;悠悠万事,家事为大,父母老病衰疾,可以请假侍奉,父母亡故,绝不得以任何理由流恋工作岗位。父母病危还不回家,古人认为禽兽不如,不知现代为何特别鼓励。
由于摆正了个人与国家的关系,古人有对社会责任的各种表述:“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是以天下人为亲人,“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是与天下共休戚,同命运,“民胞物与”,更是以天下为己任,悲天悯人,拯危济溺。进而勇于承担国家社会的责任,当国家需要的时候,“时危节乃见,一一垂丹青。”写下壮丽的篇章。
因此,特别希望所有的毕业生既怜取眼前人,更要常回家看看,珍惜家庭,敬重父母,记住爱家就是爱国,爱国请从爱家做起。
第三句话是士不可不弘毅。
语出《论语·泰伯》,接下去一句是任重道远。
弘是广大,毅是坚持,是说士应该有开阔的视野,高远的志向,并有将其贯彻始终的定力。前面的路正长,大家共同努力。
王国维曾说古今能成大事业大学问必经历三种境界,大家所熟悉。他所说一是要摆脱俗谛,二是要坚持始终,最后方能大彻大悟。
什么是俗谛?工作机会,求婚寻侣,生活压力,职称晋升,项目升报,生老病死,都是俗谛,生活现世,人人都无法摆脱,遵循体制会得到许多好处,但又会限制你完成伟大的创造。今人好钱锺书、陈寅恪学问如何好,其实他们出身世家,生活压力不太大,看他们的笔记,早年的水平也未必高不可及。
近年关注李白,早年三拟《文选》,够傻的,自己的诗也一改再改,确认天才只是将常人般用功的过程掩藏很深,反复琢磨后拿出作品让你觉得超凡脱圣而已。
请千万不要说“大师之后再无大师”,也不要说天才非凡人可及。如果各位博士论文通过后,凭此再升副教授,升教授,或许能成功,但格局就此限定了。如果认定学了一个方向,以后绝不出此一步,你的成就必如孙悟空安处唐僧划定的圈圈,再无七十二变的可能。我在复旦近四十年,看到无数最有成就的学者无不学贯东西,主张学科融合。
苏步青校长曾说:“做诗,还是要靠数学系,他们中文系不行的。”这是何等的魄力和自信!当然中文系压力很大,我们也想涉足理科,六十年才发了两篇顶级刊物,成绩不理想,但决没有自甘堕落,我们办了创意写作班,培养小说家。
本校三十年代的先贤写下校歌:“学术独立,思想自由,政教罗网无羁绊。”一些人老觉得不自由,受限制,其实禅宗早说破了一切:“谁曾缚你?”自由不自由,是你心中有无迷障。
流行歌曲唱得好:“快乐就是别人跟不上你的节奏。”“记住这每天每夜,你要永远感到你很自由。”“蔚蓝的天空向你开放,幸运就在你的四周。”
请各位相信,你的心有多大,你的天就有多大,你的决心有多大,你的成就就有多大。灯火阑珊处的那个人,一直在等著你!
最后,讲一段往事。
三十多年前校庆,请老先生题词。
周谷城先生七律第一句是“学府东南第一流”。
朱东润先生私下和我说,早已名不副实,达不到第一流,自己不能骗自己。
他的题词是:“科以人名人可重,人以科名人可知。定庵此语每一吟诵,令人有起懦立顽之志。”诗录龚自珍《己亥杂诗》,清朝三年取一榜进士,各榜成就不一,最高者称为龙虎榜,其成就取决于最有名的几位,这些人应该得到尊重,也有些人仅在提到每榜进士时,才会想到他,其成就和人品可想而知了。
朱先生认为这可以让懦弱者奋起,顽劣者立志,是要提醒所有人,学校的地位和影响,关键在于每个人的发愤努力,成就自己的事业,造就学校的名声。
两位前辈,一位提出理想,一位指明责任,我愿意与在坐所有同学老师分享他们的所见。今天的每一位毕业同学,与我们一起分享学校的业绩和荣光,这是无数前辈努力奠定的,在各位学术起步、事业开拓时,沾此荣光会得到更多机会。
各位更要理解,学校的名誉地位,今后端赖各位今后的成就来开拓创造,2016届毕业生的荣誉,更靠各位共同来造就! 





 

2015年10月10日修订本新旧《五代史》出版座谈会在复旦大学召开,陈尚君在会上回顾了七年来三代学人接力完成这两部《五代史》点校、修订工作的历程。他曾笑说:“后面有这一群天才少年在追。”而到底是被“天才少年”追赶,还是被千年之前的真相吸引着光速前行,岁月都知道。从左至右:唐雯、陈尚君、仇鹿鸣。

 
黄圣苏整理。
版权声明: 本号(站)发布内容只为网友分享交流。其中源自网络部分,其版权归原作者或原网站所有,如有不妥敬请持权属证明通知我们及时妥善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