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读曾文正公家书有感于“看、读、写、作”四者兼备
读曾文正公家书有感于“看、读、写、作”四者兼备
2020-07-23 17:34:46
     “看”者,指泛读,涉猎甚广,以军事为喻,如开疆拓土,攻城略地,如子夏之“日知其所无”;以经商为例,如行商在外,趋利而往,扩大市场,获利数倍者也。看书宜速且广,但求其多,知其大意,囫囵吞枣可也,不看则孤陋寡闻。如《史记》、《汉书》、《三国志》、世界历史、地理、文化等。

     “读”者,指精读,常温故知新,以求“月不忘其所能”,不背诵则易忘,若“看”类于攻城掠地,“读”则如守土防隘,亦如农户之精耕细作,在家慎守,不轻花费者也,所为在于固牢根本。所读之书在于“四书五经”、“经史百家杂钞”耳,这些精读之书是本

读曾文正公家书有感于“看、读、写、作”四者兼备

      根之书,犹山之干龙也,是书之源头。精读之书宜慢宜专,而且要高声朗诵,正如曾文正公所说“非高声朗诵不能得其雄伟之概,非密咏恬吟不能探其深远之韵”。读经还要坚守一“耐”字诀,一句不通,不看下句,今天不通,明日再读,直到读通为止,譬如掘井,与其多掘数井而不及泉,不如老守一井掘之,可达事半功倍之效。

读曾文正公家书有感于“看、读、写、作”四者兼备

     “写”者,指习字,不善习字如身上无衣,山上无树。习字的过程也是对所写之字句的理解领悟过程,古人有抄书的习惯,既可练就习字的功夫,还可以加深领悟经书的义理,也有练气的功效。还有对一阴一阳之谓道的体验。字者实画为阳,空白为阴,此实画与空白之结合而成字体,结合之妙,常兼有自然之淡泊与人文之秀,有浑然天成之美。在实画之中,还有横竖之别、撇捺之异,仍可归于阴阳之属,笔画之美皆由阳刚之美与阴柔之美而彰显,偏于阳者之笔画有峻迈之象,偏于阴柔之笔画,下笔宜缓和。此外字之整体既有着力与着意之不同,着力如昌黎之文,不着力者如渊明之诗。得意忘象,字之神韵由此而出矣。

读曾文正公家书有感于“看、读、写、作”四者兼备

    “作”者,作文也。作文先求立意,不通过搜肠刮肚、苦思冥想则不成。搜肠刮肚的过程正是会通所学经史子集的过程。况且作文与习字道理相类,也可以摹仿古人之范文,如杨雄之《太玄》摹仿《易》而来,《法言》摹仿《论语》,《方言》摹仿《尔雅》等,几乎无篇不摹仿,摹仿之法是一方便收效迅速的方法。所以要求五经弟子将学习《经史百家杂钞》与学写作文融入一体,正是可以通过摹仿《经史百家杂钞》之文,以最快的速度、最方便的方法掌握写作文的方法。

读曾文正公家书有感于“看、读、写、作”四者兼备

       曾文正公言:“凡为文,用意宜敛多而侈少;行气宜缩多而伸少。推之孟子不如孔子处,亦不过辞昌语快,用意稍侈耳,后人为文,但求其气之伸。古人为文,但求其气之缩。”曾文正公的意思仍以中庸之道要求文章要伸缩得宜、敛侈得当。以此推之,文章之道,有阳刚与阴柔之分,阳刚者气势博大浩瀚;阴柔者,韵味深厚优美。按照曾文正公对于文章的分类,论著、词赋、奏议、哀祭、传志、叙记类属阳刚之美,宜有喷薄之势;而序跋、诏令、书牍、典志、杂记类属阴柔之美,具有吞吐意。

      总之,看、读、写、作要四者兼具,融会为一,方可得学问之妙境。

                                                                                          雷原于锡予斋

读曾文正公家书有感于“看、读、写、作”四者兼备
读曾文正公家书有感于“看、读、写、作”四者兼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