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道德根文化 >水怕涸,火怕寒——寒露的寻根探源
水怕涸,火怕寒——寒露的寻根探源
2017-10-11 11:28:20

 

(一)“寒”的字源与字义  

 

表5-1  寒的字形演变

金文

 

篆体

 

楷体

 

《说文解字·卷七·宀部》说:“寒,是冻也。从人在宀(mián)下。(“宀”,就是我们常说的“宝盖头”。)以茻(mǎng)荐覆之,下有仌(音“冰”)。仌,水也。隶省作寒。”“宀”,在宇宙中象喻天穹,表现天德能量滋养生命与万物的转化;在身内则是象喻膈肌以下的内天地中,精炁神开始新一轮的活力萌发;在物相类中,象喻了房屋的屋顶以及两侧墙壁之象;而在“寒”这一文义之中,只是象喻身中内天地和宇宙天地的内涵。

 

在智识和意识哲学文化时期,寒,就是《易传》所说的“焕以长物,寒以成物”。春夏的温与热(暑)促成生物的成长,而凉寒则是促成生物的成功与结果。

 

“寒”之文的本义,是指促成万物新一轮生成的能量开始释放了,一岁一枯荣的“荣”,在这种状态下开始重新出现。“寒”之文,是对一阳来复的复卦,所进行的象形表意的图形浓缩的表述,并不是单纯的意识哲学思维对冷相的表述。人在“宀”下,是更为准确地表达了修身实践是生命天人合一内求的关键,人的意识应当高度地关注内天地中精与炁的生发。

 

“寒”字,从金文到小篆再到正(楷)体,都没有离开上边的这个“宀”——人在“宀”下,而下面又是两个“仌”,既像是两个波浪形,又像两个人叠加在一起。“仌”参与“寒”字的构图,这是时间、空间度数的定位。正如《玉篇》当中指出的:“冬,时也。”《周易·系辞》当中也指出:“日月运行,一寒一暑。”《庄子·德充符》也指出:“饥渴寒暑,是事之变。”《书·洪范》:“庶征曰燠,曰寒。”《说文解字》:“寒,冻也。”《列子·汤问》里面也指出:“凉是冷之始,寒是冷之极。”《左传·昭四年》指出:“黑牡秬黍,以享司寒。”(注:司寒,即水神元冥。)

 

(二)“露”的字源与字义

 

“露”的字源与字义,请参阅《白露》篇。

 

表5-2  露的字形演变

古文

篆体

楷体

 

 

 

 

(三)寒露的词义

 

寒露,提示着天德能量滋养生命与万物的转化已开始处于蓄能阶段,内天地的精炁神开始新一轮的活力萌发,物相的寒气提示着护火的重要性。

 

在白露之后,露字再一次出现在节气的名称里,就需要加以进一步延伸的理解,以更深刻而全面地把握露的本义。白露之白是色相类定性,寒露之寒则是温度类定性,但是露的禁制之义却完全相同。以“雨”禁制白色精华走泄之“路”,以“雨”禁制寒气入侵之“路”,都是强调在年度周期律进入消息的“消”期阶段,在天阳能量处于全面收敛、伏藏阶段,应当同步预防各种加剧能量损耗、丢失的诱因或者成因。“水怕涸,火怕寒”,白色之浊精如不禁制,必应验于“水怕涸”;寒气若不禁制,则必应验于“火怕寒”。而古代圣悊为我们匹配阴阳五运而确定的节气形名,恰巧都谋之于未动之先,遗憾的是谆谆告诫早已被人们遗忘。

 

秋季的两个露,都蕴含着“圣人贵精”的修身意义,并用白与寒的文义来告诉人们如何完成天人合一的“贵精”实践。白露为基,寒露为本,一前一后,完美地展示着聚天象、物候、气候、农事等天文、地理为一体的天人合一文化,体现了古代圣悊们惜字如金却又精准无比的隐喻。这是古代圣悊们在以仁慈大爱,用最简单直白的文字,告诉后代子孙如何实现顺四时之度而民不有疾。

 

我们不要误以为寒露这一节气的形名只是在秦汉时期或者是在春秋战国时期才确立的,实际上,在夏商殷周时期,节气早就有了形名定位,只是在记载当中多有遗漏或者失传而已。

 

《逸周书·时训解》:“寒露之日,鸿鴈来宾。”《国语·周语》中“夫辰角见而雨毕”一语,就是将天象和自然象结合到一起,高度浓缩地将这种信息表述出来。角,是指的天上的星宿。当看到了这个星宿出现的时候,这一年中的雨就进入了收尾阶段,秋涸就会出现。三国吴韦昭注:“见者,朝见东方建戌之初,寒露节也。”元代吴澄《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中说:“寒露,九月节,露气寒冷,将凝结也。”

 

在修身理法的大系统中,存在着“水怕涸,火怕寒”的修身法则。我们体内的水,不能干涸;体内的火,也同样怕受到寒气、寒湿的侵袭而熄灭。天人合一的实践中,在重阳后,天象的“大火”星宿隐退于天穹;天人感应,人身内的火也就必然受到作用与影响。

 

春种,夏长,秋收,冬藏。在每天的周期律中,早晨的明和傍晚的昏,与寒暑的变化具有直接对应的关系。所以,对于我们的修身实践而言,就必须把握住“寒至需禁制,内火护鼎炉”。当寒露到的时候,或者体内的寒气升起的时候,就要用禁制的办法,把内火的鼎炉自我保护起来,使它不因受寒气能量的影响而造成失误。